被错杀的抗联军长祁致中

被错杀的抗联军长祁致中

祁致中(1913-1939)

在东北抗日联军的指挥员中,有不少人先是自发的抗日义勇军的首领,后来成为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联军的猛将。人称“祁老虎”的东北抗联第11军创始人、军长祁致中,就是这样的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 祁致中是山东省曹县人,15岁闯关东来到东北,在自己短暂的青春岁月中率部同日寇进行了无数次的浴血拼杀,建立了赫赫功勋。鲜为人知的是,这位虎将最后被同为抗联将领的赵尚志所错杀,成为东北抗联的11个建制军中唯一死在自己人枪口下的军长,赵尚志也因此一度被“永远开除党籍”。

暴动抗日得外号“祁老虎”

祁致中原名祁宝堂,1913年出生在山东省曹县常乐集乡祁庄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15岁那年,他听说东北不但有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而且还出金子。于是,祁宝堂就随众多活不下去的山东老乡一道闯关东来到东北,在位于黑龙江省桦川县南部的腰驼子金矿(现属黑龙江省桦南县)当了一名采矿工。

1932年6月,腰驼子金矿被日本人霸占,日本人在那里设立了依(兰)勃(利)桦(川)金矿局,并建立起了一支金矿局警备队,大肆掠夺中国的黄金。他们为了获取最大利益,根本不顾中国工人的死活。1933年3月,金矿局不顾金矿坑顶已经出现裂缝的危险,仍然强迫工人下坑采金,结果造成一起事故,两名矿工被砸死,3名矿工受重伤。

这3名受伤的矿工里就有祁宝堂。他当时尽管年岁不大,由于为人仗义,在工友中很有人缘,因而也有许多拜把兄弟。几年来,祁宝堂目睹日寇在东北烧杀淫掠的暴行和中国同胞受奴役遭凌辱的惨状,心中燃起了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为祖国雪耻,为同胞复仇。这一次,面对着几个要与日本人拼命的把兄弟,祁宝堂说:“别和他们硬拼,要从长计议,等伤好了再说。”

1933年6月,祁宝堂的伤痊愈后,秘密串连了张仲祥、尤成禄、孙继武、赵喜儒、韩忠礼、吕景其等6名把兄弟,把平时藏起来的金沫子凑在一起卖掉,换回钞票,托人买了两支手枪,并把手枪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进了矿里。

祁宝堂他们几个人把行动时间定在了6月下旬的一个中午。当时,矿工们正在吃午饭,矿警队的一个日军班也把枪架起来休息了。孙继武平时就和那帮日本兵搞得挺热乎,这次他又凑到了日军班长三郎的跟前,这三郎以为他又是上烟来了呢,却不想孙继武从腰里掏出来的是枪。还没等三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一枪打死了。于此同时,祁宝堂也开枪打死了日军的机枪射手,其他几个人一听枪响赶紧动手夺枪,很快就将余下的日本兵全部解决了。这次他们共打死日军7人,夺得步枪6支、手枪两支、子弹700多发。

暴动成功后,祁宝堂立即召集矿工们开会,告诉大家说,我们暴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反抗日本的侵略和压迫,希望大家和我们一起干。如果谁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干,也应该快点离开这里,以免敌人报复。 祁宝堂讲完后,当即就有20多名矿工站了出来,要求和他们一起干,并公推祁宝堂为首领。祁宝堂带着他们奔向了40里外的大梨树沟,正式宣布成立“东北山林义勇军”。这些人多数都是没什么文化的矿工,他们提出的行动口号也很简单明了:赶走日寇,为国为民,宁死不投降。祁宝堂还按当时绿林流行的办法,自己报号为“明山”。后来,当地群众也就称他带的这支队伍为“明山队” 。

明山队以大梨树沟为根据地,活跃于桦川、依兰、勃力地区,捉汉奸,打日寇,开始了抗日斗争。1933年7月初,明山队在范家店袭击伪军,毙敌20余人,得到了大批武器、马匹和军用物资,而自己却无一人伤亡。1933年7月25日,祁宝堂率队在佳木斯通往太平镇的公路上伏击,击毁了敌人7辆运输车,消灭日军12人,缴获大量给养物品。此后,明山队多次袭击小股敌人,都取得了胜利。每次战斗,祁宝堂都手挥双枪,向猛虎下山一样冲杀在部队的最前面,因而人送外号“祁老虎”。明山队成立一年多,就同日伪军进行了大小战斗数十次,祁宝堂名声大振。一些青年农民和工人仰慕“祁老虎”威猛抗敌,纷纷前来参加明山队。枪多了,人也多了,有些小股的山林队也逐步地投靠他。明山队很快就发展到300多人,成为一支威名远扬的抗日力量。

向往共产党编入抗联武装

树大招风。明山队的迅速发展壮大自然引起日军的惊恐,日军调集重兵向大梨树沟一带扑来,企图一举吃掉明山队。祁宝堂联合这里的抗日起义军,对敌人的进攻进行了坚决的反击。他们在一个叫做“九里六”的地方设下埋伏,袭击了来犯的日军汽车队,击毁敌汽车17辆,打死日军100多人,打伤50多人。祁宝堂还率起义军伏击前来镇压的日伪军,击毙饭冢大佐、铃木少佐及警察大队长盖文义以下20余人。继而又指挥部队,击毙前来“讨伐”的日军广濑师团骑兵30余名。1934年冬,联合“大刀会”袭击日本武装开拓团,击毙该团100多人。但是在凶恶的敌人大举进攻面前,也有人经受不住考验,或是投降当了汉奸,或是重新进山当了土匪。

被错杀的抗联军长祁致中

英勇的东北抗日联军

在这种情况下,祁宝堂特别注意严格要求自己的队伍。队伍拉起来不久,他就告诫部队,明山队的宗旨是“保国护民”,凡参加者,对外要保持民族气节,对内要爱护人民群众。后来,他又给明山队约法三章:不抢东西;不入民宅;不打骂乡亲。为了不给老百姓增加负担,祁宝堂还要求官兵勤俭自给,自筹开销。他带领战士,夏天进山挖参采药,冬天打猎烧木炭,想尽一切办法维持官兵温饱。他用自己的行动,为战士们树立了榜样。他当了一年多首领,但仍戴着一顶旧毡帽,和战士们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饭,干一样的活儿。

明山队队员有一些人是“胡子”(土匪)出身,他们加入明山队后一时还难改土匪习气。祁宝堂最恨骚扰百姓的事情发生,对于违犯纪律的队员,他一点儿都不客气。一次,明山队进驻八虎力河附近的一个山村。第二天,一个老太太哭着来找祁宝堂说:“老总,你开开恩吧,咱们穷人实在受不了啦!”祁宝堂连忙扶起老太太,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是明山队的队员抢走了她家的两条裤子。

祁宝堂顿时火冒三丈,立刻集合队伍开到村外。他大声问道:“是谁抢了老百姓的裤子?快给我交出来!”队伍里没人吭声,祁宝堂大手一挥,吼了一声:“统统把背包打开!”他亲自检查,但仍没发现老太太家的两条裤子。他又命令队伍点名,结果发现少了两个人,队长说他们请了病假。祁宝堂心里已明白了几分,立即派人把他们找来,让老太太辨认是不是抢裤子的人。老太太一眼就认出他们来了,但她却连连后退,吓得不敢出声。那两个人见赖不掉,只好承认,祁宝堂铁青着脸大喝一声:“就地正法!”老太太正想阻拦,祁宝堂的枪已经响了。

事后,与祁宝堂一块起义的一位盟兄对他说:“你的脾气也太暴躁了,不就是两条裤子吗?”祁宝堂正色回答说:“老兄,这不能怪我脾气不好啊!你想想,咱们起义时就立下了保国护民的誓言,要是今天拿老百姓两条裤子,明天拿老百姓几件衣服,保国护民不就成了空话?这样下去,咱明山队岂不成了土匪队伍?”

两条裤子事件之后,明山队的纪律果然好转。但祁宝堂也开始思索,要想使队伍保持保国护民的本色,光靠惩罚确实不是长久的办法。当时,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东北不断发展壮大,他们不但抗日坚决,而且纪律严明,已经成为东北抗日战场的主要力量。于是,祁宝堂产生了寻找和投奔共产党的念头。

被错杀的抗联军长祁致中

1935年春,祁宝堂带队进入方正县境内以后,在山边窝子里屯与共产党领导的抗联第3军相遇了。祁宝堂立即感到这支队伍的确和别的队伍不一样。他们作风正派、纪律严明、团结乐观,也深受老百姓的欢迎,从心里感到佩服。他提出要见抗联第3军的领导。很快,赵尚志、冯仲云都接见了他,并向他讲了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及抗日救国的道理,还表示欢迎他和明山队靠近共产党。这些话祁宝堂越听越觉得对劲,特别是听到冯仲云告诉他说共产党不但要打跑日本侵略者,而且还要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时候,他感到还是共产党人了不起,有气魄、有远见,跟着共产党走肯定会有出路。于是,他连忙表示要和共产党一起干。冯仲云得知祁宝堂报号“明山”后,笑着对他说:“山林绰号,不必叫了吧?既然你矢志抗日,愿意致力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何不把名字改作‘致中’?”祁宝堂听了很高兴,痛快地说:“好!这个名字有意思,今天俺就改名叫‘致中’!”

从此,祁致中部正式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成为党领导下的东北抗联武装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战功赫赫成为抗联第11军军长

1935年夏,祁致中遵照东北党组织的安排率部在汤原县一带活动时,他主动地找到中共汤原中心县委,要求参加共产党。县委为了考验他,要他率队和汤原县的伪警察局打一次仗。他就用计把警察从城里引出来打了个伏击战,消灭了大部敌人。县委很满意,尔后又让他参加为期半个月的党训班,党训班结束后,中共汤原中心县委批准了祁致中的入党请求,并派夏云杰为他的入党介绍人。

祁致中加入党组织以后,战斗积极性更加高涨,率队在桦川、依兰、富锦一带活动,到处寻找可以消灭的目标,如区乡的自卫队、地主武装和日军的运输队等,每次都可以夺取10到20支以上的枪支,有时还可以夺取40到50支枪。在这样的影响下,有更多的小股山林队愿意接受他的收编。1936年夏,北满省委决定将他的部队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独立师,祁致中被任命为师长。但与此同时,独立师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了,收编的队伍纪律性较差,有些人匪性难移,还有些人对共产党怀有敌意。祁致中本人也因取得一些胜利而产生了骄傲情绪,个人英雄主义色彩有浓厚的表现。这些对祁致中的队伍产生了不利的影响,有些抗联领导人怀疑独立师依然是胡子队伍。

这些事引起了北满省委的重视。因之派李兆麟(当时化名“张寿篯”)以北满抗日联军总政治部主任身份去独立师工作。

李兆麟用了10天时间住在独立师,与祁致中以及其他几个主要领导干部交谈,探讨如何提高部队的政治素质问题,消除了祁致中思想里存在的一些疑念,再一次为他指明了奋斗的方向。祁致中对李兆麟十分敬仰,随即按照他和李兆麟共同商定的办法整顿队伍,将一个严重破坏组织纪律的团长撤职;将一部分匪性难移的成员清理出队;加强队伍中共产党的组织建设,还发展了一批新党员。祁致中还检讨了自己的骄傲情绪,如曾说过自己打仗并不比赵尚志差等个人英雄主义论调等。

经过这次思想整顿和组织纪律整顿,独立师的政治素质提高了,打起敌人来就更来劲了。在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接连在富锦、同江、抚远等县消灭了几支伪保卫团、地主武装和乡镇警察队,还同日军打了十几仗,先后毙伤日军300多人,同时队伍也一天一天地在发展。这些战斗的胜利也促成了头道林子警察署长李景荫的起义。李不光带出了80多条枪,还将自家私藏的两挺机枪也全部交给了祁致中,被祁致中任命为师参谋长。到1937年9月的时候,独立师已经发展到了1500多人,各级干部也已基本配齐了。这样,将其发展为东北抗日联军第11军的条件也就成熟了。

1937年10月,根据北满联军总司令部的指示,独立师正式改为东北抗日联军的第11军。祁致中任军长,金正国任政治部主任。军部下辖1个师(师长李景荫)3个旅,还有一个随营学校。 抗联第11军的建成,标志着党领导的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发展到一个相当高的阶段。

被错杀的抗联军长祁致中

位于七星砬子山的革命烈士纪念碑

第11军成立后,按照东北党组织关于建立后方基地的指示,祁致中着手创立起了著名的七星砬子兵工厂。全厂共有3个车间——一车间造枪,二车间生产弹药,三车间负责修理。兵工厂里有一个小型水利发电站,有机床,还有几名从沈阳原奉天兵工厂里出来的专家。他们不但研制出了“匣撸子”(一种带机头的撸子)、手提式自动冲锋枪、直把机关枪等轻武器,而且还试制出了一批迫击炮。当第一批“匣撸子”生产出来以后,祁致中亲自操枪射击,结果枪枪命中靶心,极大地鼓舞了工人和战士们的抗日信心。

1937年底和1938年初,东北抗日联军遭受重大挫折之时,第11军也损失惨重。1938年春祁致中去苏联后,第11军余部在李兆麟的率领下,参加了第三路军的西征,继续活跃在小兴安岭西麓的黑嫩地区,并坚持到抗战最后胜利。

积怨赵尚志终致杀身之祸

1938年春,由于战斗频繁,部队枪支弹药的供给发生困难,祁致中为了给抗联第11军的小型兵工厂购置一些机床,不畏艰辛,借用抗联第7军的关系, 渡过乌苏里江赴苏联求援。不料苏联人不承认他,还将他扣留,并且把他和在他前后越境的两位军长赵尚志和戴鸿宾关押在同一狱室里长达一年半之久。由此他的命运改变了。

他们3人长期关押于一室,内心都很苦闷,并且经常谈论东北抗日中的路线、策略等问题,祁致中与赵尚志的观点存在很大分歧,尤其是对抗联第3军与第11军的关系论及更多,两人常为此争得脸红脖子粗。赵尚志作为一个有着十几年党龄的领导,没有把祁致中作为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员来爱护和教育,经常以蔑视的态度,动不动就指责祁致中是胡子(土匪),甚至在一次争辩中,说自己是“东北党代表,我以党代表的资格,开除你的党籍”。赵尚志非要把祁致中压服不可。而祁致中又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因而两人之间由于看法不同、性格不合所产生的积怨,随着日月的推移越积越深。

1939年5月,赵尚志、戴鸿宾、祁致中终于被苏联远东军以“误会”为由释放。苏军还帮助他们组织了一支100余人的部队回东北继续抗日。返国途中,一苏联军官宣布由赵尚志担任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实际上,苏联人并无权力任命他这个职务,赵尚志接受这个任命是欠慎重考虑的。6月27日,这支队伍乘船夜渡黑龙江,回到了我国东北境内。

获释归国后,祁致中对赵尚志的不满还与赵尚志在这支队伍里给他安排的职务有关。他和赵尚志、戴鸿滨原来都是抗联总司令部领导下的军长,现在赵尚志让戴鸿滨当这支队伍的总队长兼参谋长,掌握全队的实权,却只让他当了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副官长兼一中队队长。此时,他不仅是赵尚志的部下,还成了戴鸿滨的部下。祁致中本来就一直觉得赵尚志瞧他不起,这种安排再次让他怒火中烧。

接着发生了两件事,成了祁致中被杀的导火线。一件事是:据说在赵尚志他们攻打乌拉嘎金矿时,祁致中因为闹情绪表现不积极,引起了赵尚志的“不满”。第二件事是,离开乌拉嘎金矿时,全队人包括赵尚志都扛了一袋白面,唯独祁致中拒绝执行赵尚志的命令,坚决不扛。

祁致中也许根本没想到,他已经大大地“蔑视”了“总司令”赵尚志的尊严和权威。就在队伍继续向小兴安岭腹地进发之前,赵尚志命令将祁致中枪杀。祁致中这时年方26岁。

枪杀祁致中是赵尚志一生中犯下的错误中最大的一个。祁致中虽然有错误,但错不至死。何况祁致中作为抗联的高级将领,在对日作战中立下赫赫战功,对他的处理更应该慎重。赵尚志的一时头脑发热,不仅使一位抗日英雄死于非命,更寒了大家的心。

对赵尚志处死祁致中的理由是否正当和充足可以不提,但事后的负面效应却是不容置疑的。戴鸿宾随后不辞而别,使赵尚志身边没有了可以带兵打仗的人。不到半年时间,原有的100多人的队伍只剩20几人。这年深秋,北满省委获悉祁致中被杀后,正式做出决议:“永远开除赵尚志的党籍”。1939年冬,赵尚志又被迫进入苏联境内。后在苏联人的调解下到第2路军担任周保中的副手,但不到半年又与周保中闹僵。苏德战争爆发后,赵尚志从苏联潜返东北境内伺机打击日军,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作为抗日英雄,赵尚志同样值得国人敬仰。

几十年过去了,东北人民对祁致中军长的感情仍然是非常深厚的,他们在祁致中当年起义的桦南县驼腰子建有一座纪念碑,佳木斯市也建有一座祁致中烈士纪念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