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悍!战士敢称军长是“皮傻子”!

强悍!战士敢称军长是“皮傻子”!

强悍!战士敢称军长是“皮傻子”!

强悍!战士敢称军长是“皮傻子”!

在上甘岭时,24军通信科曾发生过一件这样的事,结果,本来外号一大堆的军长皮定均又得了个“皮傻子”的绰号。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一次,通信员小许去送信。在路上,恰好两头野猪在他前面的树丛里“哄哄”着,他忘了不准乱打枪的规定,“砰!砰!砰!”把两头猪撂倒了。然后,扒开雪,把野猪藏在雪里,去执行任务。返回时,他拦了一辆车,把野猪拉回了军部。

此时,24军从上到下一天到头都是吃罐头,个个胃口都吃得倒酸水了,这一下子从天上掉下来几百斤新鲜的野猪肉,整个机关都轰动了。通信科下面有通值连、无线连,好几百人,众人围上去看野猪,像赶庙会一般。这消息很快传到皮军长那里。他非常生气,说:“三令五申,不准乱打枪,偏偏问题发生在军指挥机关。”

随即,他怒不可遏地打电话给通信科长翁履康,严肃地问:

“为什么发生这件事?怎么发生的?原因是在什么地方?”

军长一串连珠炮,把翁履康这位1939年参军的老同志给打闷了。

“问题的根子在你身上!你没有管好部队!你放弃职责!你懂不懂?军里发的通报,你看了没有?”

“看了。”

“看了你们为什么不执行?军队的通报、通令,你们看了就算了?”

听军长这么一说,翁履康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正考虑如何处理小许时,放下电话的皮军长竟然亲自来到了通信科,问翁履康:“你们打的野猪在哪儿?”

翁履康带他去炊事班看野猪,一大一小,3发子弹打中3发,大的身上命中两发,小的身上命中一发。皮军长一看,口气却变了:

“不要批评这个战士。说几句就算了。要批评批评你们自己。”

翁履康还没来得及说话,军长又说:“这个战士枪法很好。你们看看,打得多准,不容易。我们就是需要这样的战士。我过去当战士,也喜欢乱打枪。”

翁履康抬头一看,军长不但没板着面孔,而且还笑起来了,事后忍不住对小许说:“嘿!幸亏你一手好枪法,免了一个大处分。”

野猪杀了后,翁履康悄悄地交代大师傅,割下一条野猪腿,给军部的小伙房送去,叫小伙房的大师傅别作声。谁知小伙房的大师傅看见这么大一块新鲜猪肉,乐得一蹦三尺高,还是把话透给皮军长了。隔一天,皮定均见到翁履康,说:

“好哇,你倒挺有办法。你想封住我的嘴。”

事后,24军的战士们给皮军长起了一个新的绰号:“皮傻子”。

结果,他到哪个连队,战士们会很快嚷嚷起来:皮傻子来了。他听到也不介意。但是有“精明”的人却有了疑问,说:“这个与傻子有什么关系呀?”

“你想想,野猪近在眼前,谁打不着啊?”

原来如此!

可是过了很多年以后,翁履康谈起此事,才说道:“军长才不傻呢,他看野猪的时候瞄见了炊事班大锅里的那一堆子就要下锅的野菜!”(陈冠任原创,禁止转载复制和改编)

强悍!战士敢称军长是“皮傻子”!

强悍!战士敢称军长是“皮傻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