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作者:川川滇滇

1937年8月底,当日军突破北京北大门南口镇后,基本占领了张家口辖区,然后北上就是内蒙,西进即可进犯山西,对日军来说,算是彻底解除了平津的军事威胁。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日军攻陷怀来后入城的部队。

山西,当年唐皇李世民发家的地方,西面是陕西,南面是河南,东面是河北南部地区,若日军占领山西,则可依托地势,东对石家庄等地造成钳制包围之势,往南则可居高临下逐鹿中原。

负责山西防务的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当然不答应。一是从全国抗战形势看,丢失山西会在战略上造成巨大被动,另外山西是他的“独立王国”,他当然不愿意任何人插足,更何况是日军。

日军在张家口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战役,他们沿着平绥路相继攻陷诸多要点,这时候北上的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集结在怀来,从察哈尔过来的东条英机察哈尔兵团集结于宣化。中方判断:日军必然进攻山西,其路线无非两条,一是从蔚县、广灵方向,一是从天镇、阳高方向。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战前态势概略图。

阎锡山迅速制订了兼顾两条战线的作战计划:“本军以利用山地歼灭敌人之目的,以主力配置于天镇、阳高、广灵、灵丘、平型关各地区,以一部控制于大同、浑源、应县附近,以策应各方之战斗,相机转移攻势。”

山西的战事从9月3日开始了,日军并没有侧重点,他们从两个方向齐头并进,这让阎锡山以局部死守待援、相互紧急增援夹击日军的作战计划有点无所适从。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正在攻击的日军。

李服膺虽然是第61军军长,但其实他的军是刚刚由第68师改编而来,这个61军只是个小师加大旅的军”,其实际兵力仅有一个师多一点。而当面日军是由东条英机率领的刚刚从察哈尔开过来的兵团,还未参加过大的战斗,总兵力不少于2万,再加上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山西前线当面日军已达到4.5万余人。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面对装备精良进犯山西的日军,李服膺的61军实力相差太远

日军察哈尔兵团独立混成第15旅团是进攻天镇的主力。他们在旅团长筱原诚一郎指挥下,对第61军发动了猛烈进攻。李服膺率第61军以一线式防御仓促应战,第200旅的400团在天镇附近的制高点盘山,第101师在盘山以北以及平绥路两侧,第200旅399团在天镇县城内防守。军司令部及414团驻守阳高县城。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日军进入山西之初的作战要图

简陋的工事,落后的武器装备,望眼欲穿也来不了的援军,这场不对称的战役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日军在重炮和飞机的协同下,步兵日夜不间断轮番冲锋,首先对防守盘山高地的400团发起猛攻。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进攻的日军

中国守军只能依托弹坑掩护,用手榴弹和刺刀才能给日军造成杀伤。阎锡山首先下令要求据守三天,在没有补给和联络,弹药上不去、伤员下不来的情况下,前方守军坚守了3天。然而,这时候阎锡山要求再守3天

400团不断请求增援,但李服膺并没有预备队,外援又迟迟不见踪影,盘山最终失守。盘山失守之时,南面的板垣征四郎也开始向广灵西面迂回,但负责此处防御的刘汝明的第68军却不知所踪,因为他们还没看到日军的时候就已经擅自撤退了。第17军紧急前往补位,却在未到达时日军就已占领蔚县。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刘汝明才是擅自撤退的软蛋,但阎锡山管不了他,所以当不成“替罪羊”

北侧的李服膺部至少还阻滞了日军,南面的日军则如入无人之境。阎锡山发现日军主攻应该是大同,于是策划“大同会战”方案,并命令李服膺在天镇阻击日军。阎锡山确实异想天开,在他的防区内,还真没有能阻击日军的部队。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平绥线被日军截获的货物列车

占领盘山高地的日军居高临下冲击,将天镇外围61军防御力量全部打垮,而后天镇成了只有399团防守的孤城,日军一边包围天镇,一边动用预备队向后攻击,竟然先攻陷了天镇身后的阳高。防守天镇的399团经历了一场血战,但刚开始还是捡了便宜,日军想着后面阳高都占领了,判定天镇守军早已撤退,竟然大摇大摆举着旗子列队进城,就像去接管一般,不料突然遭到399团的猛烈攻击,日军瞬间遭遇较大伤亡。

但日军很快又组织了攻击,在坦克飞机的协同下,399团1400余官兵死守不退,居然独立守住天镇整整7天。后来由于伤亡过于惨重,也为了不让百姓遭受战火之苦,在县长的劝说下,399团剩余官兵有序撤出天镇,9月11日,天镇宣告陷落。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日军炮兵部队正在发起攻击。

李服膺率残部撤退过程中,被阎锡山以参加军长级会议的借口趁机扣押。行前,集团军司令傅作义劝李服膺不要前往,但李服膺自认问心无愧,还是坦然赴会了。

阎锡山为什么扣李服膺?因为当时舆论已对山西抗战有很大意见,加之战前蒋曾提出派30万兵力进入山西防御日军,却被阎锡山以能够应付拒绝,如今对蒋、对国内舆论,他都需要给个说法。阎锡山对外,把“黑锅”甩到李服膺身上,但又不敢将李军长交给南京审判,因为李服膺知道诸如前线豆腐渣国防工程、阎锡山意欲与日军妥协让日军借过山西攻击外省等太多秘密。所以阎锡山即需要一个替罪羊,又得让这羊赶紧闭嘴。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李服膺戎装照。

天镇9月11日已告陷落,但阎锡山在10月3日深夜才亲自审判了李服膺。阎锡山对李服膺说:“从你当排长起,一直升到连长、营长、师长、军长,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你却对不起我。第一,你做的天镇盘山的国防工事不好;第二,叫你死守天镇、阳高,你却退下来。”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向来把自己当成家长的阎锡山

李服膺见状,立即掏出阎锡山打的“相机撤退”电令说:“我有电报!”阎锡山没想到李服膺留着证据,立即回应:“你胡说!”若沿着此路子审下去,阎锡山肯定审不出想要的结果,他立即换成爱莫能助的口吻说:“今日处办你,实让我伤心,但我不能因私害公。你的家,你的儿女,有我接济,你不用顾虑。”话毕,匆匆离席而转身,从大堂后门疾步而去,傅作义也只好跟着离开。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想保李服膺却无能为力的傅作义

“慕颜,不要提那些事了。你还有什么家事,可以告我。”审判官谢濂上前说。李服膺双目圆睁,死盯着阎锡山背影,大声喊叫着:“那还说球哩!为啥这样糊里糊涂杀人?军人当死疆场,我要重返前线杀敌。让我死的不明不白,我不甘心!”他破口大骂,喊叫着一把抓下头上的军帽朝大堂摔去。这场家长式的审判就这样匆匆结束,之后李服膺军长就被押赴刑场执行了枪决。

抗战中首个因“擅自撤逃”而枪毙的军长,死于背黑锅

图:李服膺军长纪念照

李服膺军长确实冤,他是阎锡山掩盖自身劣迹的替罪羊。阎锡山说李军长的国防工事差,可他们从太原领到的建筑材料不足计划的百分之一,这些款项据说都被阎拿去“投资”了。再说战斗,面对凶猛的日军,武器装备落后的61军官兵,既得不到明确指示,又得不到任何支援,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已经尽力而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