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得战死才是英雄?方先觉长子口述父亲“投降”真相:权力被架空

口述|方略(方先觉长子)

方先觉(1905-1983),抗战名将,1944年时任国民党第十军军长,率部坚守湖南衡阳,以不足两万军队抵抗十万日军长达47天。衡阳保卫战是抗战史上最惨烈的一场城市保卫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方先觉就曾接到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电话。薛岳问道:“阵地能守几天?”方先觉回答:“能守一个星期。”当被问到如何“守”时,方先觉坚定地说:“一线守两天,二线守三天,三线守两天”。挂下电话,方先觉写下遗嘱。负责转交遗嘱的副官张广宽在看过后,决定将其公之于众。于是在第二天的《长沙日报》以:“方师长誓死守土,予立遗嘱”为头版大标题,将遗嘱全文刊登:“蕴华吾妻:此次我军奉命固守长沙,任务重大,长沙的存亡,关系抗战全局的成败,我决心以身殉国,设若战死,你和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顾⋯⋯希吾妻勿悲!夫子珊,民国三十一年元旦。”

时隔两年半,这份遗嘱恐怕仍然有效。不同的是,这一次守衡阳,方先觉不只守了7天,而是坚守47天。

非得战死才是英雄?方先觉长子口述父亲“投降”真相:权力被架空

衡阳保卫战打了47天,是抗战后期,正面战场最惨烈的一场死战。因为衡阳是整个大西南的门户,当时是各条铁路干线的交会点,日本人放出话来,要三天攻下衡阳。我父亲就率军死守,坚持了47天,打到弹尽粮绝。

战场上的情况我们都是后来才知道,当时在桂林,消息很不灵,家里人每天担心。在桂林有个国民政府的后方办事处,前线的消息都是传到那里,再传到我们家,其实也都是报纸上讲的。衡阳保卫战打到二十多天的时候我们到桂林街上去,就看到所有商店的橱窗里都贴出相片来,就是我父亲的相片,上面大字写“民族英雄方先觉”。

我记忆里就是这样,满街都是父亲的相片,战场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小孩子也不懂事,在我的想法里,爸爸打仗是很平常的事情,我生下来他就在打仗。全家人只有母亲急得要死,整天打探父亲的消息,可直到衡阳之战结束,也没有消息传来,那段时间我们不知道父亲是死是活。

衡阳一丢,桂林也马上紧张起来,我们又开始撤退,乘火车到柳州,又从柳州到独山,铁路到独山就没有了。我们停在独山,没多久就听说有第十军的一个军官跑到独山去了,见面一问,说军长还在衡阳,人活着,但是被日本人抓住了。那时候士兵跑出来的很多,因为城守不住的时候,就是让兵先跑。父亲留到最后,跟日本人签了停战协议。到11月底的时候我们听说,父亲被特工营救出来了。

这段历史就留下了争议,争议什么呢,就是有人讲方先觉是投降。我父亲坚守衡阳守了47天,按照这种说法好像他应该战死才叫英雄。可是人为什么要做无谓的牺牲呢?战败被敌人抓住,这叫俘虏,两军交战有俘虏是很正常的,假如你为敌人所用那就叫叛徒了。

非得战死才是英雄?方先觉长子口述父亲“投降”真相:权力被架空

方先觉将军

我父亲没有当叛徒,事实上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他已经写下了遗书,已经准备殉国了。而且衡阳城破的时候,城里还剩下两千多士兵,两千多条人命。打到不行的时候,有个师长跟父亲提出来,说我们突围吧。父亲讲不能突围,之前有教训,常德会战时候余程万突围出去,差点被蒋介石枪毙掉。而且常德那个时候人少,衡阳是伤兵太多。父亲就讲我绝对不突围,必要时候,我方先觉先死。但是如果主将死了,其他人就算突围出去也没有好结果,肯定要军法论处的。

当时的状况还有个旁证:在我们后来到了台湾以后,我父亲的随从副官,姓王,他跟我讲过,在衡阳保卫战打到最后几天的时候,就有军内的人跟他讲,说你要注意军长的手枪,最好把子弹退出来,军长一死的话,咱们都要死。

事实上到了第46天,我父亲已经被架空了。因为那天军内有人向日本人打出了白旗。多年之后有人讲,当时打白旗是为了撤退伤兵。这种说法不可靠的,因为之前打过很多仗,要撤退就撤退好了,人家都没打白旗,你为什么要打?我父亲是没有下这个命令的,只能是军内其他人在最后关头把他架空了,他失去了对军队的指挥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