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二级上将,衡阳保卫战投降仍受蒋介石重用,长子揭背后真相

方先觉(1905-1983),抗战名将,1944年时任国民党第十军军长,率部坚守湖南衡阳,以不足两万军队抵抗十万日军长达47天。衡阳保卫战是抗战史上最惨烈的一场城市保卫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方先觉就曾接到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电话。薛岳问道:“阵地能守几天?”方先觉回答:“能守一个星期。”当被问到如何“守”时,方先觉坚定地说:“一线守两天,二线守三天,三线守两天”。挂下电话,方先觉写下遗嘱。负责转交遗嘱的副官张广宽在看过后,决定将其公之于众。于是在第二天的《长沙日报》以:“方师长誓死守土,予立遗嘱”为头版大标题,将遗嘱全文刊登:

“蕴华吾妻:此次我军奉命固守长沙,任务重大,长沙的存亡,关系抗战全局的成败,我决心以身殉国,设若战死,你和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顾⋯⋯希吾妻勿悲!夫子珊,民国三十一年元旦。”

时隔两年半,这份遗嘱恐怕仍然有效。不同的是,这一次守衡阳,方先觉不只守了7天,而是坚守47天。战至8月8日,守城官兵终于弹尽粮绝,而攻城日军也损失惨重,无力再战。双方经过交涉之后,在日军允许保持军队建制与荣誉,以及救助受伤官兵的条件下,守军结束了孤军拒敌的抵抗。衡阳之战以交涉之“终战”而结束,而非投降日军。

口述|方略 (方先觉长子)

国民党二级上将,衡阳保卫战投降仍受蒋介石重用,长子揭背后真相

方先觉

父亲打完仗以后,从来不跟家里人讲战场上的情况,我都是听他身边那些副官、参谋们闲聊。被军统营救出来以后,父亲回到重庆,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当然也有批评的声音,说他投降日寇,表面上蒋介石也是不愿意提这个事情的,确实第十军是有人投降,但不是我父亲。所以后来到台湾,蒋介石表面上不说什么,私下里还是照顾我父亲的,让他总有点差事做。

关于战争的另外一些消息来自我母亲周蕴华。父亲不跟我们孩子讲事情,但是会跟母亲讲,我有时听到他们在说“投降”这个字眼,母亲总说“这个某某害死人了,就因为某某投降,搞得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当时我也听不懂,但现在想起来,母亲总这样抱怨,说明背后是有人搞鬼的。

我估计蒋介石心里也是清楚的。记得家里有人跟我讲过,说蒋介石后来有次召见我父亲,交代完事情之后父亲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蒋介石叫住他,说你等等,衡阳投降那个事情是不是有人安排的?

蒋介石突然这么一问,父亲就愣住了。父亲当然知道是谁搞鬼,第十军就那么几个人,但他作为主将不能说出是谁。因为不管怎么讲,只要有人投降,责任就是要他来负的,没法推给别人,这种话说不出口。

父亲愣在那里不说话,蒋介石就明白了,说好好你走吧,没事了。人家大人物,你这一愣,他心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所以后来1948年国共两军在山东打仗,有个师长在战场上被副官背着跑下来,说是被炮弹震晕了。但是蒋介石还是把这个师长枪毙掉了,说他临阵脱逃。这个师长就是当年在衡阳守军里的一个。

国民党二级上将,衡阳保卫战投降仍受蒋介石重用,长子揭背后真相

1944年,方先觉受到蒋介石召见,并授予青天白日勋章

蒋介石之所以肯定我父亲的功劳,是因为衡阳保卫战在整个抗战进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毕竟衡阳守了47天,大大延缓了日军向西南推进的速度。在我看来,衡阳保卫战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抵抗敌人的精神。第十军以少数兵力抵抗大量日军,而且最后打下来日军伤亡比城内守军数量还多,这是日军从未遇到过的激烈抵抗。

打这场仗跟我父亲的性格有关。他对士兵好,所以士兵齐心,肯卖命,不是这样的话衡阳也守不了这么久。其实衡阳从地理上看是兵家必争之地,很难守,父亲讲过守衡阳至少需要三个军,结果只有一个军,兵力还不满。他临危受命,战前每天到阵地上视察,思考怎么利用地形,这才有了后来的“方先觉壕”——就是两边火力交叉,中间主攻的地方把坡地统统切成直的,像悬崖峭壁一样,下面敌人爬不上来,上面就丢手榴弹下去。这都是当时战场上的发明创造。

还有个小故事,衡阳保卫战当中有一段时间双方休战,各自重组队伍,我父亲就趁这段时间带着几个高级将领到坡地上视察工事。对面不远处日本人看到这边一大群人过来,估计有指挥官在里面,就突然打了个炮弹。炮弹就落在我父亲旁边不远的地方,落下来砸在地上没有炸。这时候所有人都吓坏了,纷纷卧倒,可是我父亲就直挺挺站在那里呆住了。

他为什么呆了?后来他的副官跟我讲,恐惧是人的本能反应,可父亲当时觉得自己是主将,一个炮弹掉下来就吓跑了不像话。后来还是这个副官上去硬把他拽到坡下面。这就是性格问题,他觉得主将不能那么孬。幸亏炮弹没有炸,要炸了也就没有衡阳的47天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