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日记中的衡阳保卫战,毛泽东有话要说

蒋介石日记中的衡阳保卫战,毛泽东有话要说

方先觉

1944年4月,日军为了摧毁中国西南内陆航空基地,发动了纵贯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随着沿海、沿江一带的工厂陆续迁移内地,粤汉铁路与湘桂铁路交会的衡阳渐渐繁荣起来,财政税收仅此于重庆、昆明,位居大后方第三把交椅。蒋介石勉励军长方先觉:“此战关系我抗战大局至巨,盼你第10军全体官兵,在此国难当前,人人发奋自勉,个个肩此重任,不负我对第10军期望之殷。希望第10军能固守衡阳十天至两周,但守期愈久愈好,尽量消耗敌人。”方先觉态度坚决:“本军不惜任何牺牲,战至声嘶力竭死而后已。末将即将来临之恶战放在心中,现在厉兵秣马,准备与敌决一死战!”

蒋介石日记中的衡阳保卫战,毛泽东有话要说

国民党士兵投掷手榴弹

衡阳能否力挽狂澜?蒋介石心里颇有想法:“今日惟一要图为如何固守衡阳,增强湘桂路兵力,以保守桂林空军基地,如能遏止其湘桂路之企图,则此次作战尚不失为成功也。对于增援衡阳守城之第十军计划,余以为能愈迟愈安,以此次敌军兵力颇厚,不比往日孤军攻袭我长沙与常德可比,故往日援军以速为胜,而此次援军,必须待敌军攻城日久,消耗甚大,相持不决之际,再行增援,方能达成目的,且必使敌之主力向衡阳以南至郴州、乐昌地区以后,我军再对衡阳出击,则更为得机亦。”

从6月26日至7月2日,斗志昂扬的第10军粉碎了日军第一次总攻。蒋介石心情愉悦:“衡阳守城战已经稳固,方军长忠勇可嘉,在忧患中最足自慰者也。”约定真正危急时,以代号“甚稳”通告,到时必令外围靠拢衡阳。因此,当广东调来的第62军距离衡阳城区大约30公里时,蒋介石主张“暂缓不急为宜”,以待第10军进一步消耗敌人。

日军发起第二次总攻,几天下来双方损失均大,尤其第10军预备第10师,不仅战斗兵伤亡殆尽,连杂役、炊事兵都不能幸免。7月15日,蒋介石接到方先觉“甚稳”代号,“乃知衡阳战况危急,即派飞机投掷通信袋,令其固守待援”。方先觉迭电告急:“现在守卫兵力皆为军佐与杂役兵所编成者,故已不能响应友军夹击围城之敌。”

此时,第62军攻占了距离衡阳火车西站10余公里的雨母山、黄茶岭一线,蒋介石即令方先觉“无论兵员如何缺乏,必须编足数营向增援友军方向出击”。方遵命照办,连夜派出特务营前往联络,“不料中途遇伏,全营覆没”。第62军再兴攻势,但日军阻援力量很强,最后无奈后撤。

衡阳保卫战期间,中美关系相当紧张,罗斯福鉴于河南、湖南战场接连失利,要求赋予史迪威统率全部中国军队的权力,免于中国战区继续奔溃。在这样的背景下,衡阳胜负远远超过战役本身的意义。蒋介石在八月反省录中这样写道:“此次衡阳之得失实关国家之存亡,而民族之荣辱更切。幸有此基本军,不惜牺牲一切,决心死守,为国争荣。又以余祈祷之虔诚,与上帝之指示,亦深信其能转败为胜也。甚愿衡阳解围获得胜利以后,使第10军全体官兵皆能受洗礼,得归荣耀于上帝与基督救主也。”祈求神祇到如此地步,抗战期间绝无仅有。

蒋介石日记中的衡阳保卫战,毛泽东有话要说

蒋介石从昆明调用T-26坦克(苏联制造)。

湘南战事胶着,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亲自组织第三次总攻。蒋介石从昆明调来坦克参加衡阳解围,但胜利的天平始终不向中国军队倾斜。8月8日,坚守47天的衡阳终于陷落,方先觉和参谋长及四位师长悉数被俘。总结失败教训,蒋介石认为“开始以敌将自动撤退为怀,继则以敌力不大,过于持重,不肯轻易增援,故屡失时机。最后终以两广部队战意消失,实力空虚,更无解围之决心。而战车部队特别令其准备延长三日之久,临时仍以河流与地形为阻,无法前进。言念及此,痛愤无已”。

8月12日,毛泽东在《解放日报》发表题为“衡阳失守后国民党将如何”的社论,指出“一切问题的关键在政治,一切政治的关键在民众,不解决要不要民众的问题,什么都无从谈起。要民众,虽危险也有出路;不要民众,一切必然是漆黑一团”。抨击国民政府的同时,毛泽东也实事求是地肯定“守衡阳的战士们是英勇的”。

蒋介石日记中的衡阳保卫战,毛泽东有话要说

衡阳抗战纪念城

作者:冯杰

编辑:陈晓燕 周冰倩

文史e家原创内容

如需转载,

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

好文推荐:点击文字,立即查阅

  • 两少年冒死密藏南京大屠杀暴行血证

  • 董其昌其人其画

  • 1937年天津大出击:十几架日军飞机在火海中报销

  • 被时代误解的晚清大藏家端方

  • 郝柏村:重走淞沪抗日战场

  • 【纪念民革成立七十年】李济深在香港创建民革始末

  • 熊希龄与香山慈幼院

  • 抗日名将高桂滋:他的公馆扣押了西安事变中的蒋介石

  • 【名家论史】马勇:为什么说甲午战争日本“太小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