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军长豪娶名媛妻 某男气短:不嫁就不嫁,哭什么哭?

霸道军长豪娶名媛妻 某男气短:不嫁就不嫁,哭什么哭?

睁开眼,俞晓就看到眼前一双浓眉大眼正盯着自己看来看去,她揉了揉眼睛,向后退了退身体这才看清眼前的康少南,正笑容满面的盯着她看来看去,她腾的一下坐起来,昨天晚上的一切又想了起来。

“老婆,你醒了?”康少南从被窝里快速起来,其实他早就起床了,趁着部队上不忙他又牵挂自己的小未婚妻所以又跑了回来。

“康少南,我要回家!”俞晓看着康少南大喊。

“那你跟我去领结婚证,领了结婚证我就送你回去!”康少南像个军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跟你说了,我不会嫁给你的!”俞晓终于明白什么叫对牛弹琴了,她还要说多少遍这个男人才能明白?

“你一定会嫁给我!谁要是敢娶你,我把他的头拧下来当球踢!”康少南在她身边坐下来,握住她的肩膀,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声音都抬高了几分。

“你不要这样霸道好不好?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烦死你了!想让我嫁给你,除非我死了,不对,我死都不会嫁你的!”俞晓真是被他给气急了,扯着嗓门大喊,人有点崩溃的感觉,眼泪都忍不住的落下来。

康少南看着俞晓落泪的样子,松开了双手,他沉默的站起来看着她说道:“不嫁就不嫁,哭什么哭?不就是一张结婚证吗?大不了老子这辈子不结婚了。我这几天有点忙,暂时不能送你回去,早饭我已经做好了,你先去吃饭吧,我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卧室,不一会儿便响起了关门声。

房子里顿时一片安静,俞晓擦了擦眼泪下了床。虽然跟刚才的老男人闹的不快,但是他终于同意不逼自己了,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进步。只要他肯放弃自己,那她跟罗毅就有希望了。

俞晓一个人吃了早饭,收拾了碗筷之后,拿着手机出了康少南的家。害怕这次在楼道里再次碰到那位热心的大嫂,俞晓像个小偷一样蹑手蹑脚的下了楼。这次她的运气不错,直到出了单元门也没有碰到一个人。俞晓顺着柏油路一直向前走,途中碰到一些战士走过来,全都冲她打个军礼,然后是一声嗓门洪亮的:“嫂子好!”早就见识了他们的热情,俞晓只是笑着点头,继续一个人向前走。

路过训练场地时,她好像在队伍前看到了康少南,此时的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戴着大檐帽,整个人看上去英俊潇洒,还透着一股威严,只是这些看在俞晓的眼中全是厌恶。她讨厌那个男人,连一眼都不想看到他,扭头直直的向前走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俞晓看着四周起伏的山脉,有了去爬山的念头。反正在这里也是无聊,去爬爬山还能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还不到十点,下午再返回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俞晓在几个山头中选了一个稍稍陡峭的作为自己的目的地,便毫不犹豫的出发了。

因为很想离那个腹黑男远远的,这样的想法让她走路的步子都加快了许多。现在是夏天,山路的两旁开满了黄色的小野花,俞晓边走边采了一些放在手里,采的多了她干脆坐下来编成一个花环戴在头上,休息一会儿之后继续赶路。

山路越来越陡,可是山上的酸枣树却多了起来,一颗颗红红的小枣随着风儿在树枝上摇来摇去,特别惹人喜爱。从小生活在城市中的俞晓哪里见过这个,踩着高跟鞋就走了过去,这里采几颗,那里采几颗,边采边吃,忙的不亦乐乎。吃的差不多了,她就继续向上走,偶尔回头看着整个营区都在眼底,天空中偶尔有几只鸟儿飞过去,在白云下嬉戏,看着眼前的一切,俞晓感觉自己的心情舒畅无比,腹黑男带来的郁闷也全都一扫而光。

虽然穿着高跟鞋,但是俞晓还是爬到了山顶。坐在山顶的大岩石上,俞晓把鞋子脱掉,拿出手机对着远处的风景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一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了石头上。看着蓝蓝的天空下有几朵白云在慢慢的飘移,微风轻轻的吹过来,带来一阵惬意的凉爽。看看时间还不到十一点半,俞晓闭上眼睛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可是一闭上眼睛,她居然真的睡着了。

俞晓是在一阵悦耳的铃声中醒过来的,抬手揉了揉眼睛,看着天空中的大太阳,俞晓伸了个懒腰,这才拿过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号码。只是一眼,差点没让她吐出血来。那个腹黑男居然把他的号码取名为“亲爱的老公”。

呕!

俞晓气的一把挂断手机。

臭男人!你不是喜欢担心吗?让你担心去。反正他跟自己无关。俞晓把手机放好又躺在了岩石上,可是这次刚躺下没多久,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皱了皱眉头,拿出手机一看还是那个腹黑男。

算了,反正肚子也开始咕咕叫,她就不跟他计较了。

俞晓拿着手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短裙踩着高跟鞋向山下走去。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还没走上两步俞晓就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虽然她穿的是高跟鞋,可是上山的时候脚后面高出一块她根本感觉不到什么,这下山就不同了,本来前面就低,再加上高跟的高度,这走起路来跟踩着高跷没什么两样。可是这儿到处是石头和荆棘,她又不能脱了鞋子走,只好一步一步艰难的往下挪。

每走一步,俞晓就在心里狠狠的咒骂康少南:臭榆木圪垯,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一步,两步,三步……

俞晓小心翼翼的挪着,跨到下一个台阶的时候,不知从哪里突然蹿出一条小蜥蜴,嗖的一声向着俞晓的方向跑过来。

“啊!”俞晓吓的惊声尖叫,脚下一个没站稳,向着山下滚了下去。

俞晓只感觉天旋地转,耳边稀里哗啦作响,全身更是传来阵阵刺痛,还好她的身体滚下去七八米的距离后,被一棵小树给及时的挡住了。俞晓抱着脑袋坐起来,还好刚刚摔倒的时候,她及时的抱住了自己的头,可是身体稍稍一动,身上的疼痛感就如排山倒海般袭来。她咬牙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腿上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划破了,还蹭掉了一块皮,正在往外流血,其他还有很多处都是擦伤。更糟糕的是,她的小短裙被树枝给撕破了一个大口子。囧!

俞晓看了看四周,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她咬了咬牙,抓着旁边的树干想要站起来。

“啊!我的脚!”刚一使劲,俞晓又痛的坐下来,刚才没感觉到,现在脚上一用力,才发现脚疼的厉害,她试着稍稍动了一下,一股钻心的疼痛立即从脚踝处传过来。看看远在山下的营区,俞晓想哭的心都有了。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在不远处又响了起来,俞晓急忙循声看过去,发现手机正在自己的上方不停的响着,看来是自己刚刚滚下来时把手机给掉了。她伸着手臂使劲的够了够,结果还是差了十几公分,她撑着手臂翻过身子向上爬了爬,终于把手机拿了过来,可是铃声却在此时戛然而止了。

俞晓也顾不上跟那个腹黑男生气,点开通话记录,找到‘亲爱的老公’又拨了回去。

“老婆,你去哪儿了?”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手机里传来康少南焦急的声音,他从训练场上回来就发现俞晓不见了,打电话又不通,真的是把他给急死了。

“我……我摔伤了……”一听到康少南的声音,俞晓突然感到有些委屈,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声音都哽咽起来。

“你在哪里?”康少南急切的追问。

“我……我在山上……最高的那座山……”虽然被摔的不轻,俞晓的大脑还是清醒的,准确的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在那里等着我!”康少南说完就挂了线。

俞晓放下手机,眼睛直直的盯着山下的营区,没多长时间她就看到一个身影急急的从营区里跑出来,向着她所在的山头迅速的爬上来。康少南是个军人,而且这周围的山头早就被他们这些军人爬遍了,所以爬这种山对他来说不在话下,俞晓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他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赶到了俞晓的身边。可现在是夏天,天气本来就热,再加上康少南担心自己的小未婚妻,所以跑起来急了点,等他到了俞晓身边的时候,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康少南看着眼前的俞晓皱了皱眉,小丫头不知怎么弄的全身伤,看的他有些心疼。

“老婆,除了这里还有哪里不舒服?”康少南检查了一下她腿上的伤口,又看了看其他的地方,还好,其他都是一些擦伤,应该没什么大碍。

“我的脚好像是扭到了,动不了。”俞晓顾不上跟他纠正老婆的称呼,苦着脸回答。

“老婆,咱坚持一下,我马上背你下山。”康少南安慰着俞晓,边说边蹲到她的面前,要背她下山。

“那个……”俞晓有些欲言又止。

“老婆,怎么了?”康少南回头看着她。

“我……我的裙子破了……”俞晓咬了下唇,有点尴尬。

“哪里破了?我看看!”康少南立即转过身子,盯着她的裙子看。

“喂,不许乱看!”俞晓尴尬的捂住破掉的地方。

康少南看着她的动作一下子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他站起身子伸手利落的去解衬衣的纽扣。

“你,你,你干什么?”俞晓看着他的动作吓的有些口吃。

“反正你现在也走不动,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生米煮成熟饭吧?”康少南嘿嘿一笑,伸手脱下了身上的军装,露出了里面的军绿色背心。

“你这个混蛋!我要喊人啦!”俞晓吓的脸色大变,想动又动不了。

“老婆,你看看这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你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康少南不怀好意的笑着蹲下身子向俞晓凑过来,一把搂住她抱在怀里。

“康少南,你这个混蛋!啊!救命呀!”俞晓感觉到康少南的大手在自己的腰身上不停的动来动去,吓的她不停的挣扎,连身体的疼痛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好了!”康少南笑着站起来,手上却没有了他的军装。

俞晓看着康少南愣了一下,接着回过神看了看自己的腰,原来那个家伙刚刚只是在逗她玩,他真正的用意是想用军装给自己遮住裙子。

“喂,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俞晓生气的瞪着他。

“哈哈!老婆,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康少南毫不遮掩自己的感情,看着俞晓的表情哈哈大笑。

“我讨厌你!”俞晓毫不客气的瞪他一眼。

“哈哈!你会喜欢上我的!”康少南很自信的回答,接着在俞晓的面前再次蹲下身子:“老婆,上来吧,老公背你下山。”

俞晓无语的望了一下天空,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可是自己这种情况,也只有妥协的份。她坐直身子小心的趴在了康少南的后背上,任由他背着自己向山下走去。

“老婆,以后你再想爬山的时候记得告诉我,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受伤的。”康少南边走边叮嘱俞晓,可是这话听在俞晓的耳朵里甚是刺耳。

“我不是你老婆,你不要总这样叫我!”俞晓搂着他的脖子回答。

“那你还想当谁的老婆?”康少南也不生气,笑着反问她。

“反正不是你的!”俞晓冷哼一声。

“你必须是我的!”康少南霸道的回答。

“你能不这么霸道吗?”

“可以,只要你跟我去领结婚证!”

“你是军人吗?”

“我是你老公!”

“狗屁老公!”

“那也是老公的一种。”

“……”

“老婆,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不想跟你说话!”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昨天在卫生间里是你自己的错!”

“强词夺理!”

“有一件事我很纳闷,你妈应该把我的照片给你看过很多次,你怎么会不认识我?”

“我每次都把照片扔到垃圾筒里,怎么认识你?”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悔,如果之前多看一眼这个腹黑男人的照片,她也不至于落到这么悲惨的地步。

“……”

俞晓趴在他身上走了十几米远之后,发现这个家伙居然再也不说话了,她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喂,你在干什么?”

“我在为我的那些照片默哀三分钟!老婆你太让我伤心了,你居然从来没看过我。”康少南故意苦着脸抱怨。

呃!

俞晓无语的眨了眨眼睛,脸皮真厚!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一路,因为不停的跟他斗嘴,俞晓居然忘记了脚腕的疼痛。康少南把她直接背进了军医室,医生给俞晓处理好伤口,又给她的脚上贴了膏药,康少南又背着她回了自己的房子。把俞晓放在沙发里,康少南去卫生间接了一盆凉水,再拿了一块毛巾走到俞晓面前,他先把毛巾放在水中揉了揉,拧干了水后拿过俞晓的手给她擦手。

“我自己来!”俞晓边说边条件反射的向回抽手,被康少南紧紧的握住了。

“别动!”康少南也不看她,把她的手来回的擦了几遍,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又帮她擦了擦脸。

俞晓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索性由他去,反正擦几下也少不了什么。

“老婆,饿坏了吧?你在这里看一会儿电视,我先去做饭!”给俞晓擦好,康少南又帮她打开电视,把水盆放进卫生间,这才又钻进厨房开始做饭。

俞晓被折腾的又饿又累,坐在沙发里眯了一会儿,又被康少南给叫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当兵的人做饭的手艺都很好,反正康少南的厨艺是没得说,以前俞晓很少吃肉,但是他做的红烧肉却特别的好吃,知道她喜欢吃辣,还特意放了一点辣椒出味,一顿饭吃下来,俞晓吃的是特别的满足。

吃过午饭,俞晓被康少南抱到了卧室休息,他则把厨房收拾好之后,又去了营区,走的时候告诉俞晓会早点回来。俞晓被折腾的够呛,又刚吃过午饭,困意不停的袭来,躺在床里就呼呼的睡着了。

俞晓醒来的时候,窗外还阳光灿烂,知了在树枝上不停的叫着。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了,她从床上下来一瘸一拐的上了个厕所,不想再睡下去,就走到沙发里躺着看电视。可是躺下来没多长时间,竟然又闭着眼睛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俞晓做了个美丽的梦,她梦到自己跟罗毅结婚了,她穿着漂亮的婚纱,跟罗毅在神父面前宣誓,然后互换戒指,最后接吻……

可是怎么会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对,这不是罗毅!

俞晓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张脸,眼睛用力的眨了又眨,是康少南!她心里一急一把推开了他。康少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卑鄙无耻!”这个混蛋,居然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吻她!

“老婆,我就亲了一下。”刚刚回来时,看她一个人躺在沙发里,他一时间有些情不自禁就偷吻了一下。

“你撒谎!你这个骗子!流氓!混蛋!”俞晓气的大喊,拿起身后的靠枕砸过去。

“真的,我就亲了一下,是你一下子抱住我,我就控制不住了。老婆,我错了!”康少南说的一脸的委屈,小丫头估计是把他当成男朋友了,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想离开。所以就小小的腹黑了一下。

俞晓郁闷的看着他,有点抓狂的感觉。可是想想刚才的梦,自己好像是把他当成罗毅了。可即使是这样,她的心里还是郁闷不已。丫的,当她好欺负,醒着睡着都跑来占她的便宜。

“老婆,我错了,你要是觉得不公平,大不了你再吻回去!”康少南苦着一张脸哀求。

“滚!”

康少南站起来果真离开了,不一会儿的时间他换了一身便装又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杯现榨的果汁放在茶几上:“老婆,你别生气了,把这杯果汁喝了吧,就当我给你道歉了。”

俞晓郁闷的看了看那杯果汁,睡了这么长时间再加上刚刚的大吼,确实有些口渴了,她看着康少南一皱眉头:“帮我拿过来!”

康少南立即笑眯眯的端着果汁递到了俞晓的手上:“老佛爷,您慢用!小的告退了。”

“噗哧……”刚刚还气的要死的俞晓被康少南的一句话逗的失笑出声,觉得自己变得太快,她立即收了收脸色冷斥康少南:“还不快走?”

“老佛爷,我是想问问您今儿晚上想吃什么?”康少南也不笑,一本正经的问道。

“满汉全席!”俞晓直接回答。

“呃,老婆,你真敢点菜!”康少南看着俞晓笑起来。

“那你做不做?”俞晓一扬下巴看着他。

“做做做!老婆的话就是命令,老公坚决执行!”康少南说完就钻进厨房了。

俞晓在沙发里坐好,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脚,立即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唉,看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这可怎么办呢?俞晓在沙发里想了半天,觉得自己要想离开这里只有请求自己的闺蜜安安或者晓童帮忙了。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康少南,俞晓思索着到了晚上的时候给她们打个电话。

康少南做饭的速度很快,他本就是个风风火火的人,做起事情来都跟别人不是一个速度。

“老婆,饭做好了,我们吃饭吧!”

“满汉全席?”俞晓瞪着他问道。

“老婆,满汉全席我怕撑着你,等咱们举行婚礼的时候我一定给你弄个满汉全席!”康少南笑着弯腰又想去抱她。

“走开!我自己走!”俞晓伸手推开了他,从沙发里勉强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向餐厅里走过去。可是没走两步,又被康少南给霸道的抱了起来,几步走过去直接放进了餐椅里。俞晓原本想吃饭,可是肚子里又憋了团火,她不知道自己倒了哪辈子霉,偏偏碰到这么一个固执霸道的臭男人。她啪的一声把筷子砸在桌面上,瞪着康少南。

“老婆,又怎么了?”康少南看着她的表情,知道小丫头又要生气了。

“康少南,我要跟你谈谈!”俞晓一本正经的大喊,很有气势。

“好,老婆你想跟我谈什么?”康少南正襟危坐,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看着俞晓。

“我要回家!”

“好,等你脚上的伤好了,我就送你回去!”康少南点头回答。

“真的?”

“真的!”

“还有一件事……我不想跟你结婚!”

“咱们先吃饭再谈好吗?”

“不好!我就要现在谈,不然我绝食!”俞晓气鼓鼓的说完,发现自己真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对,绝食!如果他不送自己回家,那她就绝食给他看。哼!

“你真要绝食?”

“嗯,你不答应我,我就绝食!”

“好吧,老婆,那我先吃了。”康少南根本不吃这一套,拿起桌上的筷子,一个人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吃到兴起时,还发出很响的动静来。

原以为这一招会很管事,可是这家伙居然不管她,自己一个人吃起来了,俞晓心里的火腾的一下烧起来,她觉得自己再也忍受不下去了,看着放在自己眼前的小碟子对着康少南砸了过去。其实她并不是个坏孩子,也从来不会动手打人,现在拿碟子砸人只能说明她真的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可是扔出去的瞬间她就后悔了,也害怕了,那不是靠枕,砸过去很可能会伤到康少南。可是她再后悔也没什么用,因为那个小碟子正好砸中了康少南的额头。

随着呯的一声闷响,正在低头吃饭的康少南皱了一下眉头,额头上接着传来一阵疼痛,一股热流接着从额头上淌下来。他抬手摸了一下,有些粘粘的。不用看他就知道那是什么,沉默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俞晓,他动了动嘴角,什么也没说起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俞晓没想到自己出手会这么准,看着康少南脸黑的像锅底,她的心害怕的呯呯直跳。自己这么砸他,他一定很难受。她有些后悔,就算他再怎么气自己,她也不能拿那种东西伤人,可是现在她不仅砸中了他,还把他的额头给砸破了。她坐在餐椅里又紧张又害怕,一时间吓的不知所措。


由于篇幅限制,点我头像私信“ 俞晓 ”,收看余文

霸道军长豪娶名媛妻 某男气短:不嫁就不嫁,哭什么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