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土匪发家后统治山东数年,还写了无数诗,但每首诗中都有粗话

张宗昌(1881-1932),山东掖县人。早年为土匪,辛亥革命后,走马灯般更换主子,1921年投靠张作霖,晋升为军长、直鲁联军总司令,坐镇山东。和当时很多地方军阀一样,张宗昌也是个作恶多端的人,后来被韩复渠部将枪杀于济南车站。

一土匪发家后统治山东数年,还写了无数诗,但每首诗中都有粗话

张宗昌身上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点是好的那就是孝顺,还有一点比较奇葩,就是喜欢附庸风雅。

张宗昌的父亲是个吹鼓手兼剃头匠,家里穷的叮当响。正好一次他父亲在路上碰到一个要饭的农夫祝氏,两人就结为了夫妻,生下了张宗昌。自从父亲死后,母亲祝氏又改嫁了一个姓贾的吹鼓手,他们一起生活了许多年张宗昌少年时期就外出闯荡,对母亲改嫁一事却从不知晓。

后来张宗昌发迹后,便让副官去老家接回母亲。可是副官到了以后,祝氏对他说:“我早就跟了这个贾先生了,现在我不能带着他去给儿子丢脸。而抛下他,又良心不安。”

一土匪发家后统治山东数年,还写了无数诗,但每首诗中都有粗话

副官对此也很为难,不敢擅自做主,于是便如实回报了张宗昌。张宗昌听后大怒:“混蛋,老子无能,把俺老娘撇在家里,人家姓家贾的替我养活老娘,还不该感激人家吗?你为什么不把那姓贾的一起接来?”随后口授一封信,副官一字不差记下,再去接祝氏。信是这样写的:

“儿宗昌不孝,自己出外流浪,撇下娘一人在家受苦,真是罪该万死。现在好了,儿已经做了很大的官,和以前的八府巡按一样大,儿也有钱了,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请娘带那位姓贾的大恩人一同来享福吧。等您到来时,儿再当面向您请罪。”

从此后,张宗昌母子团圆,他孝敬继父如同亲爹,并与之和睦相处。单凭这一点来讲,这个混世魔王倒是也还良心未泯,算是一个真爷们。

一土匪发家后统治山东数年,还写了无数诗,但每首诗中都有粗话

至于附庸风雅这一点,就不敢苟同了。

张宗昌原本大字不识一篓筐,自从当上司令后,经常出入高级社交场合,不免就有人会问他是什么军校毕业的。张宗昌每次都会大声喊道:“我他妈的是绿林大学毕业的!”尽管张宗昌是个文盲,但他却又不甘心做个文盲,竟三顾茅庐,请来前清状元王寿彭为老师。

自从请来了老师后,张宗昌的功课进步很快,,不久便会写信了,他写的第一封信的内容就是感谢老师王寿彭的,因为王寿彭字欠钱,于是他写了个“欠钱老师钓金”。王寿彭左看右看,才知道这是“欠钱老师钧鉴”。

能写字后,张宗昌便迫不及待地要写诗,以附庸风雅,老师教给他一些有关音韵、平仄之类的基础知识,他的诗居然一首又一首地问世了,现挑两首让各位读者欣赏欣赏:

一土匪发家后统治山东数年,还写了无数诗,但每首诗中都有粗话

其一:

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

威加海内兮回故乡!

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其二:登蓬莱

好个蓬莱阁,真他妈不错,

八仙到此游,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酒果,对海唱支歌,

都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张宗昌的诗歌虽然不敢恭维,但是他却很有兴致,此后不断作诗,随着诗作越来越多,不多久便出版了一部诗集《效坤诗抄》。老师夸学生学得好,学生夸老师教的好,为了庆祝成功,张宗昌经常设宴款待状元老师,有人说,《效坤诗抄》中有很多其实都是王寿彭代笔的。

一土匪发家后统治山东数年,还写了无数诗,但每首诗中都有粗话

不过张宗昌在文化上倒也干了件正事,在老师王寿彭的建议下,张宗昌拿出巨资刊印了很多珍本书籍,其中就包括《资治通鉴》、《十三经》等书,这也算是他为社会做了点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