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云睿皱眉转身,对上咖啡厅内一脸笑意的她,紧皱的眉慢慢舒展。

第十章:你就这么护着她

她的隐私,在易云睿嘴里如数家珍般的说出来,听得夏凝目瞪口呆。

就像一滴水滴进了她的心湖,然后慢慢的散开。

“你怎么知道这些?”夏凝抿了抿嘴:“你调查过我?”

“没。”易云睿回答得很干脆:“观察过。”

观察?!

怎么观察?怎样观察?!

“我俩都在英国留过学。”易云睿话锋一转:“难道我就不能为自己的妻子做些什么?”

看来军长大人,是真的有为她做过些什么。

“对不起。”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对于一个军长来说,是亵渎。

她有什么值得别人调查的。

特别调查她的人是一个军长时。她更加没有什么调查价值。

“小凝,我们去喝咖啡。”

“好!”这句话,夏凝几乎是冲口而出的。

易云睿皱眉转身,对上咖啡厅内一脸笑意的她,紧皱的眉慢慢舒展。

星巴克咖啡厅。

喝着热腾腾的焦糖玛其朵,夏凝心里一阵满足。

瞄了一眼旁边的易云睿,对上他玩味的眼神,夏凝赶紧转向另外一边。

她发现,易军长好像很喜欢盯着她。

“小姐,先生,你们的蓝莓芝士蛋糕。请慢用。”

看着两份心形的蓝色蛋糕,夏凝用一份奇怪的眼光看向易云睿。

他喜欢吃甜食?

慢着,今天不管那些小食是高级餐厅的,还是路边小摊的,她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爱吃,但首长吃什么都好像一脸幸福的样子。

包括现在这个甜得有点腻嘴的蛋糕。

“你也喜欢吃甜食?”

“嗯。”易云睿想也不想的回答她。

“也喜欢喝焦糖玛其朵?”

“嗯。”易云睿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其实他没喝过焦糖玛其朵,从来他只知道咖啡带苦,想不到咖啡也能甜成这样。

只要她喜欢,他就喜欢。

这时,易云睿的手机响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易云睿眉头一皱。

道了一声‘抱歉’,易云睿直接往门外走去。

“妈……”

“盛世日报社的事情与你有关对吗?”

“这是上级命令。”

“睿儿,你别跟我来这套,”手机那头,郑瑶音量微提:“你就这么护着她吗?”

“夏凝是我妻子。”

“很好。”郑瑶冷冷的回了一句,挂了电话。

易云睿皱眉,转身,对上咖啡厅内一脸笑意的她,紧皱的眉慢慢舒展。

他的小妻子,是夏凝。

终其一生,他要守护的人。

“有事情吗?”夏凝侧头问道:“先处理正事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这话说得易云睿脸色一沉,什么叫一个人没问题?

“没事。”冷冷的扔下一句话,易云睿喝了一口咖啡,微微挑眉。

察觉易云睿脸色的不妥,夏凝有些纳闷,军长大人变脸的速度比天气还快。

不会是她说错了什么惹他生气了吧?

“我想回自己的公寓里住。”

易云睿动作一顿:“为什么?雅思山庄不好?”

“不是,”就是因为雅思山庄环境太好,她才不想住进去:“这种生活,我不习惯。”

“你是我妻子,必须得习惯。”

易云睿语气里的不容反驳,让夏凝很不喜欢:“就算结婚了,我也不想这么快过另外一种生活。”

米虫生活固然是好,但太优越的生活条件,会让人很容易懒惰,沉沦。

她不想别人说她依着易云睿生存,她想拥有自己的事业。

她的梦想是做总编,无论结婚与否,都不影响她朝梦想迈进的脚步。

看夏凝气得鼓着脸,可爱的样子让易云睿心里一软,让步道:“除了雅思山庄和公寓,不准到别处过夜。”

“谢谢。”料不着易云睿这么容易让步,着实让夏凝诧异了一把。

“那TIME时代周刊的工作……”

“我会继续做下去!”夏凝斩钉截铁道:“还没到离开的时候!”

易云睿挑眉,有点惊讶夏凝的打断。

易云睿的态度硬,她的态度更加硬。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再加‘心理战’后。易云睿再次让步。只要她喜欢做什么,他都随她。但他的要求就是他休假的时候,她必须在家陪他。哪也不许去。

其实作为丈夫,易云睿的要求很简单。但夏凝答应得很勉强,对于这个丈夫,她心里是有点隔膜。易云睿对她的一切好像瞭如指掌,但她却对他知之甚少。

一天时间,他俩几乎游遍了整个杭州城的名胜古迹。累得她回来的途中睡着了。

醒来时,她早已回了B市,他回了C市。

床上,放着三套崭新的衣服,运动装,正装,裙装。

衣服旁边是一张字条,易云睿写给她的,看着字条的内容,让夏凝忍不住笑了出来。

堂堂一个军长,字条里列的全部是食物清单。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食物清单,想像着军长大人认真登记食物的样子,夏凝心里一动。

结婚这几天里,易云睿都在用特别的方式呵护着她。

这就是丈夫和情人的区别吗?

看了一眼闹钟,正午十二点,夏凝抚头,睡了十多个小时,跟猪有得拼。

肚子有点饿,夏凝梳洗完毕后,下了楼,对着偌大的欧式厨房,心里怯怯的。

女人结婚后,主要阵地就在厨房了,其实这些觉悟她八年前就有了。但对上如此气派前卫的厨具,她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煎了两个荷包蛋,外加两条火腿肠,煮了一杯咖啡,夏凝将早餐当作午餐来吃。

易云睿帮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今天才是第二天,还有五天时间……她感觉很闷。

做人就是有些犯贱,有工作的时候嫌累,没工作的时候又觉得闲。

手机铃声响起,直觉的,这手机铃声得换一换了。

“喂,小妮子啊,你什么时候回公司啊?我无聊死啦。”手机那头传来李宝儿懒懒的声音。

“公司没事情做吗?怎么会无聊?”夏凝微微一愕。

“你不知道啊,公司请了几个新人,分担不少工作了呢。这阵子欧以轩都让我们这些老一辈的出去‘跑业务’了。”

公司请了新人?夏凝皱眉:“我等会回来。”

既然在家无聊,不如回公司。

她承认,自己就是一个不能闲下来的人。

待到她出现在TIME时代周刊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齐刷刷的向她行‘注目礼’,表情各异。

夏凝愕然,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哈,小妮子你真是有够朋友的!”李宝儿兴高采烈的拍了拍她肩膀。

“昨天不知道谁说我重色轻友。”夏凝撇了她一眼。

李宝儿笑容僵了僵:“对不起啦。对了,你新任男朋友是谁?你还没向我介绍呢!什么时候约出来让姐瞅瞅?”

夏凝抿了抿嘴,敢情不是男朋友了,是她丈夫。

“他很忙,有空再说吧。”

“啧啧啧,有人护犊子啦,怕什么,朋友之夫不可欺,姐还是懂的!”

夏凝失笑,正想要说点什么,这时候办公桌座机响起,是欧以轩打过来的。

“到我办公室一趟。”

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听得夏凝心里一紧!

本文未完,由于篇幅限制后续内容请返回顶部,点我的头像关注,然后发私信 02给我继续看全文。或返回顶部,点击我的头像,进入主页菜单,点击下方菜单(恶魔大人)继续观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