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颐鼎年谱(五): 军长临阵逃脱 陈颐鼎接替指挥稳住军心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

陈颐鼎,被誉为“传奇将军”,但关于他的记载却却很少,随着近年来随着史料的发掘,这位将军的事迹才逐渐为世人所知。

日前,封面新闻记者赴南京专访陈颐鼎的百岁遗孀丁志凡,儿子陈万中,同时结合史料,首次以年谱的形式,详实记录将军传奇的一生。

年谱第五部分讲述陈颐鼎将军在1942年衢州保卫战期间的事迹:

衢州保卫战战是浙赣会战的核心。

1937年全面抗战以来,从1937年到1941年中国军队孤军奋战,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有了外力支援,美军将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登陆,开辟第二战场,扩建浙江衢州飞机场势在必行。美军要利用扩建后的浙江衢州飞机场对日本本土东京、横滨、名古屋进行轰炸。日本朝野十分惊慌,严令日军驻浙东、杭州萧山等地日军摧毁衢州飞机场。

陈颐鼎年谱(五):  军长临阵逃脱 陈颐鼎接替指挥稳住军心

日军渡江

1940年4月1日,陈颐鼎调任国民革命军第86军中将副军长兼第67师师长。

67师是属于陈诚土木系精锐部队,67师营以上的军官全部是黄埔军校各期毕业生所担任。武器装备精良,在当时第三战区所属各师来说,是战斗力较强的部队。

1941年12月,86军由浙江诸暨调到衢州担任衢州城飞机场守备任务,阻止日军破坏机场。

1942年5月15日,日军调动了5万兵力,同时从奉化、上虞、绍兴萧山方向出动。

1942年5月16日,日军攻陷嵊县、诸暨,20日又陷东阳、义乌,21日永康也被日军占领。形势严峻,第三战区长官顾祝同下达86军所属的67师、16师不惜任何牺牲守住衢州“拖住敌人、给敌以重大杀伤”的战斗命令。

1942年5月27日,日军攻占龙游,渡过信安江,溯江而上,向第16师衢州城外围阵地进攻。29日16师各个阵地被日军攻占,同时日军占领了通往常山、江山水陆交通要点双江口,形成对衢州半包围态势。形势十分急迫,日军兵临城下。

1942年5月29日下午5时,86军军长莫与硕以去航埠方面收容16师残部为由离开衢州城。军长离开,军部直属部队也相继撤离衢州城,造成衢州不守的错觉。于是城内炮兵部队装上车马装备出城,城内的各种机动车也争夺城门向外逃走。一时城内乱做一团。

陈颐鼎年谱(五):  军长临阵逃脱 陈颐鼎接替指挥稳住军心

侵衢日军河野旅团国井部队爬入衢州城墙缺口

陈颐鼎之子陈万中:

父亲从城外指挥所回城看到这种情况,南京保卫战溃退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如不立即控制局面,势必造成南京大屠杀一样的悲剧。

父亲立即出面调动警卫部队及时制止了这场混乱,控制住了局面,凭借平素在部队的威信,严明军纪,召集团级干部开会,并在全军进行政治动员,各作战单位也都填具坚守所在阵地的保证书。并印发了蒋介石致第86军军师长电,分发到连级单位这样的政治动员,确实提高了全军的士气,稳住了军心。

1942年5月30日,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发现莫与硕这一行动,命令他重返衢州城。莫与硕没有返回。蒋介石命令将莫与硕军长、胡炎参谋长立即免职。后以贪生怕死、擅离职守罪被军法审判,判处有期徒刑5年。16师师长曹振锋作战不力,予以撤职。

1942年6月3日,日军对衢州城进行全面进攻,缩小包围圈,出动了更多的飞机狂轰乱炸,我所有阵地,野战工事和炮兵阵地多被敌机炸毁。陈颐鼎指挥所里的三架无线电收发报机也先后被敌机炸毁,对外完全失去联系。

是日午后2时许,日军有两股部队,每股约百余人,从衢州南门附近,在炮火、空军火力掩护下,冲入城内。经16师第46团团长谢士炎反复组织反击,打出去一股,另一股冲到南门军指挥所附近,经67师特务连连长高远举率部与日军肉搏多次,消灭了这股日军。战斗中,高远举手脸都被日军刺刀刺伤,最后不幸中弹身亡。

除了面对日军的炮火外,我军将士还要面对雨季带来的恶劣环境,自6月以来,衢州连日暴雨未停,一时间山洪暴发,信安江、鸟溪河等大小河流都涨水,所有阵地工事都积水盈尺。

从6月3日起,敌军从衢州火车站对南门我阵地不断发起冲锋,日军冲过来打出去三次,这天是衢州保卫战最为激烈的一场战斗。16师参谋主任袁福荣及以下官兵一百多人、67师副团长李实及以下官兵六百多人阵亡。但日军在这场战斗中也付出很大伤亡。

陈颐鼎年谱(五):  军长临阵逃脱 陈颐鼎接替指挥稳住军心

冲进衢州城门的日军敢死队(王汉龙收藏)

1942年6月4日晚,陈颐鼎再一次召集部队长开会布置作战方案。

1942年6月5日,据守西门的团长谢士炎来电话说:“由信安江上游泅水过来一个老百姓,说要见师长,我要他们把这人速送来见。此人乔大连,善水性,浑号‘过江龙’。他从裤袋中取出用蜡纸写的字条,上面字迹虽已模糊,但尚可辨认,写的是‘又新,速设法前来,我在风林街等候你,平’。”

陈万中:

父亲一看字条就明白了这是十集团军司令王敬久要我向外突围的暗示,“又新”是父亲的别号,“平”就是第十集团军总司令王敬久的别号。

日常他们私人函电来往都用这个名字,眼前日军已将我86军围困得像铁桶一般,水泄不通,就是突围成功希望不大,父亲更不忍心将几百名重伤员遗弃在这里。他们的悲惨后果,南京保卫战已证实了这点,日军是没有一点人性的。如何能对得起这些生死与共的袍泽,如不撤退坚持下去,面对日军的猛烈进攻,城内储备的粮食、弹药严重不足怎么办?等待增援部队来解围绝无希望,各种考虑都涌上心头。

陈颐鼎与第16师师长曹振铎商议后,以第46团第二营担任掩护,利用夜暗雨大突围西撤。在大南门的激烈交战中,营长宋汉武壮烈牺牲,日军15师团的两名陆军少尉相泽诚、上林道先后被击毙。已经占领了城门及城墙的日军始终未敢进入城内。战至7日拂晓,谢士炎团长率领第2营残部100余人从城东门突围。衢州城沦陷。

陈颐鼎年谱(五):  军长临阵逃脱 陈颐鼎接替指挥稳住军心

战役结束后日军颁发的纪念章

陈万中:

衢州是个两面环水的城市,西靠信安江、北临乌溪河,连日暴雨河水猛涨,均宽在3-4百米,深于3-5米,人员不能徒涉,只有东南两面狭小地带可走。于是指派一小部分兵力正面与敌人保持接触,其它部队一律到北门外飞机场集合,兵分两路向溪口方向一路经茅坪、孔家,另一路沿乌溪河南岸均向溪口突围。行动前每路组织破坏通讯小组,剪断日军电话线,抹掉敌哨。

另组织能说日语的人员在部队前头,冒充皇协军调防,混出包围圈。

是夜大雨如注,凌晨1时许86军官兵都身着雨衣雨帽,使人分不清真伪。部队前头主动用日语喊话,说奉命由胡村调去上叶,另有任务。一面应付敌哨盘问,一面快速行军,日军信以为真,居然一枪未放,闯出日军包围圈。

凌晨四点,已奔走三十多华里路程。这时发现日军到处施放信号弹,好像已经发现我军突围行动。但这时我军已经安全进入了友军74军57师阵地,父亲在57师前沿阵地与74军王耀武军长通了电话,请他代向王敬久汇报并请示今后行动,86军就这样安全突围了。但衢州保卫战也就这样虎头蛇尾般结束了。

衢州突围,16师、67师全部安全闯出了日军铁桶式的层层包围圈。由于陈颐鼎的沉着冷静与机智勇敢,终于保存了67师这支从营以上军官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生任职、战斗力十分顽强的基本部队战斗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