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都抬来了,他却从地下挖出活过来,官拜开国少将,至今健在!

1952年8月2日早晨,第39军115师师长王扶之和师作战科长苏盛轼、作战参谋陈志茂,在前指作战室(坑道)草拟给志愿军总部第四次攻打无名高地作战经验的电报。

棺材都抬来了,他却从地下挖出活过来,官拜开国少将,至今健在!

6时许,一声巨响,“轰隆”,敌机飞过来,投下一颗重磅炸弹,正好在作战室洞顶上爆炸。作战室被炸塌,王扶之等七人被埋在坑道里。

军长吴信泉得知这一不幸事件,立即下令组织人力挖掘。

当时洞口被巨石堵住,挖掘工作相当困难。吴信泉不停地打电话询问进展情况。挖到第二天,人还没有挖出来,于是有人不主张再挖下去了:“估计人已经死了。”

这时候,棺材也抬过来了。

棺材都抬来了,他却从地下挖出活过来,官拜开国少将,至今健在!

吴信泉知道后发火了,说:“在战争年代,由一个红小鬼培养成一个师的干部,容易吗?就是一个战士,也要挖。”接着下达死命令:“死的也要当活的挖。如果人手不够,把军部工兵营调去加强力量,一定要把王扶之他们挖出来,就是死尸,我也要见到他!”

经过三天三夜的奋战,战士们终于将王扶之和苏盛轼、陈志茂救了出来,其他四人牺牲了。

吴信泉得知他们得救了,高兴得热泪盈眶,连声说:“扶之同志得救了!扶之同志得救了!”当即指示115师:“让他出来后,立即送军部;危险期过后,再送国内治疗。”

王扶之送到军部后,贺太增副政委一见他,就紧握着手说:“吴军长在你们遇难之后几天都没有吃好饭,没睡好觉啊!”

棺材都抬来了,他却从地下挖出活过来,官拜开国少将,至今健在!

在军部,王扶之得到吴信泉军长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把自己住的房子腾出给王扶之住。王扶之不同意,他说:“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我决定的事绝不轻易改的,不要再说了。”随即,他又让贺副政委给115师打电话:“令他们派人连夜把曾毅(王扶之爱人)送到军部照顾。”

曾毅在师卫生部前线伤员收容所担任指导员,任务重。她说:“反正人已活了,我不到军部来了,组织上照顾就行了。”

吴信泉知道后大发脾气:“告诉曾毅,让她连夜赶到军部;否则就开除她党籍。”

面对首长的关怀,曾毅只好暂时离开收容所,赶到军部照顾丈夫。

几天后,王扶之的伤势逐渐好转,曾毅惦念前线收容所的工作,最后还是王扶之在军长面前说情,才允许她回所里去了。

在军部期间,吴信泉每天来王扶之住的房间几趟,问寒问暖,还把炊事员叫到跟前,叮嘱道:“王师长是从前线负伤下来的,他想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什么时候想就什么时候做。”

王扶之在军部休息一周后,送回祖国治疗。痊愈后,他归队又回到了朝鲜前线。

棺材都抬来了,他却从地下挖出活过来,官拜开国少将,至今健在!

1955年,沈阳军区在辽东半岛组织集团军抗登陆战役演习,前来观看演习的彭总向东北军区参谋长吴信泉问道:“在朝鲜从坑道里救出来的那个师长现在在哪里?”

吴信泉告诉说:“他叫王扶之,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去了。”

彭总说:“好危险啊,经过几十个小时终于救出来了,真是个奇迹!”

吴信泉说:“当时我非常着急,都以为挖出来也不行了,连棺材都准备好了,结果,不幸中的万幸。”

彭总又说:“老百姓常说命大,王扶之真命大。”

后来王扶之说:“也许我是大命之人,可若不是老军长下了死命令,把死人当活人挖,再大的命,不也早就葬身废墟了吗?”

棺材都抬来了,他却从地下挖出活过来,官拜开国少将,至今健在!

王扶之后来成为了少将,当了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至今健在,且是仅存的21名开国将军中最年轻的一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