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顶级杂志:中国在长期战略上赢得了美国,不能用军事手段打败中国

新加坡著名学者马凯硕,近日在美国国际事务及外交政策研究领域最权威杂志《外交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In Asia, China’s Long Game Beats America’s Short Game》(在亚洲,中国的长期战略击败美国的短期战略)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马凯硕认为美国目前无法依靠军事手段击败中国。

潜艇是隐匿的,但是贸易更加隐蔽。前者通过威慑产生安全感,而后者通过互相依存产生安全感。但是,贸易所产生的安全感持续时间,远远超过武力威慑所能够带来的安全感。

这是马凯硕对中美两国目前亚洲政策的总体概括。

马凯硕认为,类似AUKUS这样的地区性军事联盟实际上前景非常有限。既然美国能够轻易从法国人的手上抢到这笔潜艇订单,那么美国和澳大利亚之前的潜艇订单自然也很可能会丢失,特别是在这笔合同的时间跨度长达40几年的时候。

但和美国押注短期布局不同,中国选择投资长期布局。也就是通过经济手段来赢得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自己的亚洲邻国的信任和依存,这也是目前最成功的亚洲集团。

“民主党争”也是“党争”——2到4年就一变的美国,更喜欢押注短期军事布局;

美国为什么在亚太战略上押注短期军事投资,希望依靠军事手段来击败包括中国在内的潜在对手?这实际上和美国的“民主体制”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是美国不明白长期贸易投资的用处吗?并不是,只是美国自己做不到而已。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初,美国很快就决定对欧洲实施“马歇尔计划”。美国在经济领域的这一行动,不仅很快挽救了当时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的欧洲经济,还将西欧等传统经济富裕区和美国经济牢牢绑定在了一起。

不过,现在的美国想要再复制这一手段,难度就非常大了。

美国目前面临的许多问题,在于美国对其国内阶级矛盾的处理上。面对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美国选择对各个阶级进行分化,然后挑动不同群体之间的矛盾,让不同群体在不断内斗中消耗掉自己的精力。

这几年来美国国内出现的“黑命贵”运动、LGBT运动和其他少数族裔运动,实际上就是美国政府这一政策的产物。而美国两党则通过这一政策,各自在不同的小团体中游走,争夺选票。这些小团体也不再思考自己为何会这样,而是天天将怒火宣泄到其他被迫害的族裔上。

当然,现在美国也开始承受来自这一政策的反噬。为了争夺选票,美国两党只能够不断攻击对方的政策和倡议。并且,这种攻击和是否合理无关,只和立场有关。比如拜登对“黑命贵”运动越支持,特朗普就越代表“红脖子”们表示愤怒。

这时候,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会轻易制定长期政策。因为即使是自己大选胜出了,2年一次的美国国会选举、4年一次的总统大选,都很可能将自己倾注了大量的精力的成果白白送给对手,壮大对手的实力。

这也是为什么拜登在竞选之初就提出的“大基建”计划,在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之后,额度经过多次削减后,还蹉跎了快一年才通过。因为民主党内部需要对这个长期政策进行仔细筛查,任何在长期布局上有利于共和党的政策,都不能通过,否则就会成为共和党未来的“政绩”。

此时,即使是美国政府内部有人知道,只有和中国比拼长期的经济布局,才能让美国占到更多的优势,也无法落地执行。相反,短期的军事布局,能够让执政党在美国民众的眼中看起来更强硬,更像是在“捍卫美国利益”。所以,美国两党无论是谁当政,都喜欢进行短期军事布局。

美国的“民主党争”也是“党争”,而且一点不比封建王朝时代的“党争”差。

对于美国的军事威胁,“等”是最好的办法,时间站在我们这边;

对于我们来说,目前在亚太地区保持耐心是最好的办法。也就是说“等”美国暴露出更多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因为从地缘上来说,中国本身就是亚洲国家,而美国远在亚洲之外。在此之前,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战略,以自己直接上阵居多,比如动不动就派遣航母战斗群到亚太海域耀武扬威。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亚太军事战略也开始逐渐发生变化。从一开始自己直接上阵,到后面需要拉着盟友一起上,再到现在给钱给装备,让盟友代替自己上。这种变化证明了美国自己也知道,自己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投资,从时间角度上来看,是不合算的。

因为时间越长,相关国家就会发现,帮美国打仗的好处越来越小。既然自己帮美国打仗好处越来越少,中国也不是非要和自己打仗,那么为什么还要给美国流血,为什么不和中国做生意呢?

与其说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消退,不如说是霸权主义在亚洲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消退。随着信息流通的速度越来越快,各国经济发展水平越来越高,霸权主义的生存土壤自然也就越来越少。美国虽然强大,但却是一种靠吸血的病态强大,当大家都不愿意被吸血的时候,美国打算靠什么继续保持自己的地位呢?

图源网络,侵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