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帮派”!日本寻求“军事大国”的野心是显而易见的

一直以来,日本都是美国亚太同盟中,最为活跃的马前卒。最近,日本更是在美日印澳四国机制中动作频频。然而,这并不足以满足日本的野心,有消息称,日本计划在美英澳的三边框架中,再插上一脚。

日将主办”四方机制”首脑会

拜登或借机首次访日

日本时事通讯社日前报道称,美国印太地区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19日在出席一场美国智库论坛时透露,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首脑会谈,明年将由日本作为东道主举办,美国总统拜登可能借此首次访日。坎贝尔还在发言中宣称,美英澳安全伙伴关系是一个“开放的框架”,“亚洲和欧洲的国家迟早也会加入进来”。

虚假默契

美日同谈框架间合作意在亚太

无独有偶,就在同一天,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也宣称,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应与美英澳框架展开协作,并行实施推进印太战略。日媒称,美日双方同时公开谈及同盟框架间的合作颇为罕见。

日媒:

“四方机制”针对中国意图明显

日本媒体报道称,在今年9月首次举行的美日印澳线下首脑会议上,四国领导人讨论了在疫情应对、卫生安全、基础设施、网络安全和太空等领域的合作。尽管四国领导人在公开发言和声明中,均避免直接提及中国,但舆论普遍认为,其目标显然是针对中国在地区内不断提升的影响力。

事实上,日本一直想借同盟框架参与更多国际事务,尤其是军事行动。日本防卫省近日宣布,海上自卫队同澳大利亚海军在四国岛南部联训期间,日方护卫舰“稻妻”号对澳方护卫舰“瓦拉蒙加”号,实施“武器等防护”,此前这只用于美军。

所谓“武器等防护”,是指平时为别国舰艇和飞机提供保护的行为,原先仅可在日本自卫队受到攻击的情况下使用武器。2016年,安倍内阁修订安保法案时,将其对象扩大至他国军队。2017年,日本正式向美军舰机提供“武器等防护”。

“投桃报李”

澳或成美之后第二个在日行动外军

2020年11月17日,澳大利亚和日本宣布就《互惠准入协定》签署基本达成一致,准入内容包括军队、军舰、军机等。该协定一旦正式签署,将是自1960年日本与美国签订《驻日美军地位协定》以来,日本对外达成的第一个深度防务协定,也将是日本政府60年来首次允许美国之外的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行动。

低调启动《互惠准入协定》

日英军事互动日益频繁

而就在本月,日本与英国也低调启动了《互惠准入协定》缔结谈判。共同社声称,这主要是应对强化军事影响力的中国,并牵制中国的海洋活动。缔结协定后,部队往来将变得更为顺利,可拓宽防卫合作范围。近来,日本与英国的军事互动越来越多,防卫相岸信夫不仅登上首次停靠日本的英国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还参观了航母舰岛内部指挥室。“伊丽莎白女王”号则借此次停靠的机会,同日本自卫队进行了5次共同训练。演习期间,“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舰载机和日本航空自卫队的4架F-15战斗机进行了空战联训。

专家解读:日本欲借同盟合作 突破和平宪法

有分析指出,日本借履行所谓的同盟义务,加强与澳大利亚、英国等的军事合作,就是为了更多地参与地区安全事务并借机向海外派兵,尝试突破和平宪法。那么,安倍关于“四边机制与美英澳三边合作”的言论,能代表日本官方的态度吗?一旦两种框架协作,会给日本带来哪些好处?来听专家的解读。

社科院日本所综合战略研究室副主任 卢昊:到目前为止,日本官方没有对安倍的表态作出评论或回应,但同时我觉得日本的决策层一直希望能够实现美日印澳四边和美英澳三边,这样的并联或者说对接。

美日印澳四边的推动实际上有利于日本所谓的战略自主性,特别是在安全方面战略自主性的提升,而且日本和美英澳三边合作,有助于日本将自身的合作影响力,进一步辐射到美国其他的欧洲盟友和亚太盟友。所以我觉得四方机制和美英澳三边的合作,从客观来说,至少在日本看来,是有利于日本自身战略影响力的提升的。

来源:中国军视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