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白的“难民危机”继续发酵,是制裁、军事对抗,还是在危机上花钱?

2021年11月16日,在白俄罗斯格罗德诺附近与波兰接壤的边境地区,白俄罗斯工作人员向难民发放物资。 (新华社/图)

夜晚来临,寒气袭人。来自伊拉克的巴亚尔·阿瓦特和妻子都脱下了他们的棉外套,盖在女儿卡图的身上保暖。

“没有食物,没有充足的饮用水,更没有足够多的厚衣服,手机也只剩下一格电。”阿瓦特一家感到很绝望,“波兰不让我们入境,白俄罗斯也不让我们退回明斯克。”

跟四千多名中东移民一样,阿瓦特一家也被迫滞留在波兰与白俄罗斯的边境小镇——库兹尼察。这是一座森林环绕的边陲小镇,空气寒冷且潮湿,移民们搭起帐篷,燃起火堆,构建起一片临时移民营地,抬头便能看见波兰一侧的铁丝网。

“要么开放边境,要么死在这里”

多个临时移民营地零星地分布在白波边境线上,一些帐篷甚至紧贴着波兰的边境哨所。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透露,最多的移民营人数可达2000人。

“我们已经筋疲力尽,还没有东西取暖。”过去的两天里,阿瓦特一家徒步穿过了库兹尼察的丛林,为了保存体力,他们还丢掉了帐篷、睡袋等物资。

2021年8月以来,波兰与白俄罗斯的难民危机愈演愈烈。大批中东难民希望取道白俄罗斯、波兰,进入更为富裕的西欧国家。移民营里的孩子们对着铁丝网另一端大喊,“德国!德国!”

在故乡伊拉克,阿瓦特原本是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人。早些时候,他跟5个库尔德家庭一起,在伊拉克苏莱曼尼亚找到了一家中介机构,每人缴纳了3400美元的中介费,拿到了赴白俄罗斯的旅行签证。

这笔高额的中介费,包括签证费、迪拜的换机费以及在明斯克14晚的隔离住宿费。中介还承诺,他们能从白俄罗斯边境直接进入波兰。

不过,当越来越多的移民出现在边境地区时,波兰政府开始拒不接收前来寻求庇护的难民。2021年9月2日,波兰政府宣布实施紧急状态,在两百多个边境村镇设立过境点,凡是未获批准入境的移民、记者和非政府组织救援人员一律禁止进入。

进入11月后,从明斯克乘车或徒步来到白波边境的新移民越来越多。

“波兰边境已经封锁了。白俄罗斯政府在对你说谎。尽快返回明斯克吧!”阿瓦特还收到来自波兰政府的手机短信。

在一些过境点上,身着荧光背心的波兰边防警察会挨个检查入境车辆和人群,不符合条件的人员会立即被“赶回白俄罗斯”。据波兰国防部统计,自2021年年初以来,已有3.3万人次的非法越境,仅10月份就有1.7万人次。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正在向边境转移更多移民。”波兰边防部门在社交媒体上指责,白俄罗斯蓄意“诱导”移民穿越边境。

一名伊拉克库尔德移民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白俄罗斯的政府和红十字会给移民提供食品、水和毛毯等物资补给,白俄罗斯的安全部队甚至给移民分发了切割机,协助移民从薄弱的铁丝网寻找到突破口。

不过,即使有移民能够侥幸进入波兰,很快也会被波兰警方发现并逮捕。被捕者往往先被送到难民中心稍作休整,再被“遣送”回白波边境。

37岁的叙利亚人阿塔拉(Youssef Atallah)用了三次才穿越了白波边境,他的瞳孔红肿,下眼垂还泛着淤青。2021年11月10日,他在波兰比亚韦斯托克一家难民中心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指责,他脸上的伤是前两次越境失败后遭到白俄罗斯警察殴打造成的。

“他们把我和朋友带到边境禁区,警告我们‘去波兰,不要返回明斯克!’”当时,没有食物,阿塔拉渴得厉害,只能用双手捧起沼泽里的水喝。幸运的是,他捡到了一颗糖。

“要么开放边境,要么死在这里”的口号声,时常从临时移民营地传来。

由于波兰与白俄罗斯相互推诿,一些移民在边境甚至生活了几个月,孕妇常常趴在地上,因寒冷和疼痛无法动弹;小婴儿在营地里学会了走路;男人常常去森林里寻找柴火;人们戴口罩是为了保暖,而不是卫生,新冠疫情早被抛在脑后。

咳嗽声、折树枝声、火烤的噼啪声以及嗡嗡的机翼声都在营地周围环绕,移民只能在边境“夹缝求生”。阿瓦特说,像他这样的移民已经成了“政治棋子”,但他下定决心不再返回伊拉克。

他寄希望于欧盟,希望后者能够敦促波兰接收移民。

2021年11月16日,波兰执法人员在波兰边境附近使用高压水枪,阻止试图从白俄罗斯进入波兰的难民。(新华社/图)

“今天的波兰,帮助他人成了一种‘犯罪’”

当边境线上的中东移民们在为生存挣扎时,远在250公里外的波兰首都华沙,有人正为“波兰边境警察成功阻挡移民”而欢呼。

2021年11月11日,是波兰的独立日。当天,数千名右翼人士举着红白相间的波兰国旗走上街头,他们挥舞着拳头、发射照明弹,导致烟雾弥漫街头。

一些抗议者还愤怒地烧掉了德国国旗,抗议德国施压波兰开放边境,而德国正是中东移民最向往的国家之一。

“波兰边境遭到袭击,所有波兰人都应该支持保护东部边境。”在人群中,右翼组织头目罗伯特·巴凯维奇高呼,“今天不仅有外部纠纷,也有内部纠纷。”

抗议的矛头指向华沙市长拉法尔·特扎斯科夫斯基 (Rafal Trzaskowski)。几天前,这位市长就下令禁止独立日游行活动,但右翼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PiS)推翻了这项禁令,并将游行活动拔高成为“国家仪式”。

围绕“移民问题”,波兰保守派和自由派再次分道扬镳。2021年11月8日,波兰反对派领袖唐纳德·图斯克就向波兰总理马特乌斯·莫拉维茨基喊话,“移民不是政治黄金。”

偏右翼的波兰宪法法官克里斯蒂娜·帕夫洛维奇(Kristina Pavlovich)则回怼,“跪下,叛徒!你该向波兰人民道歉。”

波兰执政的偏右翼政府对边境移民的管控日渐严苛。2021年10月初,波兰议会还批准了政府3亿欧元修建边界墙的计划。11月9日,波兰又通过了一项紧急法,宣布移民进入和申请难民身份的努力“非法”,并宣布暂停《欧洲人权法》的相关难民待遇条款。

移民还受到社会歧视。波兰内政部长马里乌什·卡明斯基甚至在简报会上暗示,移民是“恐怖分子”和“性犯罪者”。

“移民不是罪犯,他们没有扰乱镇上的秩序。他们只是和平又绝望的人,期待过上好生活而已。”波兰边境米哈洛沃镇镇长马雷克·纳扎尔科(Marek Nazarko)则指责称,内政部长卡明斯基对移民的描述过于“卑鄙”。

纳扎尔科镇长努力帮助难民。2021年10月,他将米哈洛沃镇的消防站改成了援助点,为无家可归的移民提供食物和住所。

为了避免触犯波兰政府的法令,纳扎尔科镇长不得不将过境移民信息上报给波兰边防部门。

他无奈地说,“今天的波兰,帮助他人成了一种‘犯罪’。”

在波兰,中东难民正面临着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据波兰媒体OKO.press报道,由于饥饿和失温,一名14岁的伊拉克库尔德男孩冻死在边境线上。综合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目前,至少有11名移民失去了生命。

波兰政府也因此备受谴责。 欧洲救助儿童协会主席安妮塔·贝 (Anita Bay)公开指责,波兰拒绝接收难民是“非法的”,它“违反了欧盟法律和价值观”。

不过,波兰右翼执政党依旧我行我素。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政客》分析,移民危机有利于为波兰右翼执政党赢得选票。Ibris的民意调查显示,大约55%的波兰居民支持遣返非法进入波兰的移民。

近年来,由于禁止堕胎、与欧盟的司法摩擦等问题,导致执政的法律与公正党(PiS)失去了议会多数席位。但是,一场移民危机被其视为扭转颓势的机会。

“采取强硬的移民政策可以让波兰执政的右翼政府炫耀,他们才是波兰人民的唯一救世主和捍卫者。”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驻华沙研究员皮奥特·布拉斯 (Piotr Buras)批评说。

“给我5亿欧元,就能摆平移民问题”

尽管对成员国波兰的移民政策不满,面对外部国家,欧盟还是与波兰一道将矛头指向了白俄罗斯。

“波兰和白俄罗斯边界间不是移民问题,而是卢卡申科为了破坏欧盟的稳定,是‘侵略’波罗的海三国的一部分。”欧盟委员会内政事务专员伊尔瓦·约翰逊公开指责白俄罗斯。

作为欧洲联盟的常设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还发布一项调查报告透露,白俄罗斯政府正在以“虚假承诺”诱导移民,至少有12家白俄罗斯旅行社已被“默许”为外国人安排签证。甚至,一些曾被白俄罗斯政府列入黑名单的中介机构,也重新出现在了名单上。

这被怀疑是土耳其、白俄罗斯联手“诱导”移民。2020年春天,土耳其也一度与邻国希腊爆发移民危机,其情势跟当前的白俄罗斯与波兰移民危机颇为相似。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并不承认,是他的政府蓄意制造“移民危机”。2021年11月15日,卢卡申科公开表示,白俄罗斯并不想在边境地带挑起冲突,并表示该国正在努力劝说难民回家,但“没有人想回去”。

他还提出一项慷慨的对策:如果波兰拒绝提供“人道主义走廊”,白俄罗斯可以用自己的飞机直接将难民们送到德国。

2021年5月,白俄罗斯拦截爱尔兰航班并抓走了新闻记者拉曼·普拉塔塞维奇后,欧盟与白俄罗斯的关系急转直下,欧盟就禁止了白俄罗斯航空公司进入其成员国领空,并削减了对白俄罗斯石油产品和钾肥的进口。

欧盟多次就“移民危机”威胁将升级制裁之际,白俄罗斯也毫不示弱。卢卡申科总统至少两次表示要给欧盟“断气”,切断俄罗斯经白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

“给我5亿欧元,就能摆平移民问题。”2021年11月9日,卢卡申科在接受俄罗斯杂志《国家防卫》采访时直接“报价”。

作为白俄罗斯的区域盟友,俄罗斯政府也建议欧盟“花钱解决移民危机”。当天,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公开向欧盟喊话,“为什么难民经过土耳其去欧盟时,欧盟愿意花钱让他们(难民)留在土耳其?今天,欧盟怎么就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帮助白俄罗斯人?”

“欧盟的钱不应该用来建铁丝网和围栏”

多年来,欧盟一直频繁受到移民问题的困扰。2015年的叙利亚内战后,超过100万难民涌入欧洲。

那一年,希腊、意大利备受冲击。2021年3月,希腊与土耳其又因难民问题险些兵戎相见。移民问题已经成为欧盟最棘手的政治挑战,各国无法就“谁应该对难民和移民负责,以及其他欧盟国家是否应该有义务提供帮助”等问题达成一致。

“这一次,如果真的让移民进入欧洲,那总人数就不止是滞留在边界的4000多人,可能上升到3万人。”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驻华沙办事处主任米哈尔·巴拉诺夫斯基(Michal Baranowski)担忧,一旦开了移民的口子,将有更多的移民大军源源不断地进入欧盟。

“通过将移民用作人质来恐吓欧洲,是一种新的国际外交施压方式。”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主任凯瑟琳·温登说,白俄罗斯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国家,2020年春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曾开放其边境,让大批移民涌入希腊以此向欧盟施压。

2021年11月9日,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在纪念柏林墙倒塌演讲中透露,欧盟已经开启了“关于欧盟实体边境基础设施融资”的辩论。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11月10日在欧洲议会发言时,明确反对波兰粗暴对待边境难民,并提醒称“欧盟的钱不应该用来建铁丝网和围栏”。

围绕新一轮移民危机,欧洲又一次分为两大阵营,甚至出现军事对峙局面。2021年11月10日,白俄罗斯国防部网站发布消息说,俄罗斯两架战略轰炸机当天与白俄罗斯空军共同在白领空执行巡逻任务。

根据1999年12月签署的《俄白联盟国家条约》,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建立了统一的防空系统,相互之间有协防的责任。担心俄白联盟的军事集结,波兰政府也表示考虑援引北约第四条款机制。

2021年11月15日,欧盟也公开声援波兰,北约不排除会在局势失控后介入。其实,在俄罗斯派出图-160战略轰炸机协防白俄罗斯之前,德国已派遣装甲部队进入波兰。

一场难民危机,可能正升级为一场军事对抗。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顾月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