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骑兵的起源——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西汉骑兵的起源与作用: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西汉骑兵的起源——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西汉骑兵

骑兵,是古代最重要的兵种之一。这一点不但马克思恩格斯都做过专门论述,并且也为古代世界的战争所证明。中国最早的建制骑兵,出现于战国时期的赵国。在汉初时骑兵崭露头角,但其第一个全面兴盛的时代是在西汉武帝时期。在汉匈之间长期激烈的战争中,汉朝正是凭借着空前强大的骑兵部队,扭转了一直以来汉军在战场上的劣势,改变了不利地位。不过有的观点认为,西汉军队的历次胜利主要是依靠骑兵,骑兵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其他的兵种都是无足轻重的。

一、西汉骑兵的起源

西汉王朝的骑兵,诞生于烽火连天的楚汉战争。时为汉王的刘邦率部与以项羽为首的楚军逐鹿中原。项羽魔下的楚军以骑兵为主,其作战特点是集中精锐兵力,强攻以速战速决。以步兵为主的汉军不是机动灵活、攻击力强大的楚军的对手。在公元前2以年的彭城大战中,”汉王部五诸侯兵,凡五十六万人,东伐楚。项王闻之……自以精兵三万人南从鲁出胡陵……至彭城,日中,大破汉军”。汉军数量远胜于楚军,并且凭借彭城以逸待劳,但却为长途跋涉的楚军打败。汉军有十余万人阵亡,余部”皆南走山”,楚军追击至灵璧东唯水上,”汉卒十余万皆人唯水,唯水为之不流”。

经此大败,刘汉集团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在骑兵建设上的严重不足。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于是”汉王乃择军中可为骑将者……乃拜婴为中大夫,令李必、骆甲为左右校尉,将郎中骑兵击楚骑于荣阳东,大破之”。初尝胜果的刘邦更加重视骑兵了,他不但注重己方骑兵的装备和训练,并且对敌方骑兵的关注也大为提高了。同年秋,刘邦命令韩信、曹参、灌婴攻魏国。战前询问敌情,刘邦先问大将名,其次就问骑兵将领,再次才问步兵将领名。可见在刘邦心目中,骑兵的位置已经在步兵之前了。

刘汉集团对骑兵的重视也迅速带来了回报:韩信率军攻赵时,奇袭赵军营地的部队就是二千轻骑;项羽自该下突围,执行追击的是骑将灌婴的五千骑兵。由此可见,骑兵已经成为汉军中最核心、最精锐的力量,并且在刘汉集团建立政权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汉朝骑兵已经开始在历史的舞台上展现锋芒了。

西汉骑兵的起源——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西汉骑兵

二、重视骑兵的诱因与措施

中原局势正趋于稳定,然而北方边境狼烟又起。公元前201年秋,韩王信以马邑降匈奴,约共攻汉。次年冬,汉高帝亲率军征讨,初战告捷。是时天寒降雨雪,冒顿单于隐匿其精兵,佯败以诱汉军。汉军三十二万中多为步兵,难以追击,于是汉高帝只率少量兵力”先至平城,步兵未尽到,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于白登,七日,汉兵中外不得相救响。匈奴骑,其西方尽白马,东方尽青乳马,北方尽乌骊马,南方尽骊马”,后得陈平用计方能突围。白登一战,让汉军上下都见识到了匈奴骑兵的真正实力。这种实力上的悬殊对比,深深的刺激了汉朝统治阶级,使其一方面行和亲以争得休养生息的同时,另一方却大力发展骑兵部队,以图能与胡骑一争高低。

发展骑兵,首先要有数量足够的上乘战马。以农耕为经济基础的封建王朝,历来是重视牛甚于马匹的,而且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中原地区所产的马匹其数量、质量均难及北方游牧地区。解决之道,就是建立可以动用国家资源力量,具备有效的管理制度,能够采取较为先进的养马技术的国家养马场。史书上的苑马、群牧所,都是国家养马场。它由国家划出指定的区域,投入专门经费,培育马种,饲养、训练马匹,最后将马调配给军队使用。国家养马场有专职机构负责管理,管理者通常是国家直接任命的高级官员。这种国家形式的养马,其实自战国时代就已经出现,在西汉初年趋于完善。景帝二年”始造苑马以广用”,武帝”为伐胡故,盛养马,马之往来食长安者数万匹,卒掌者关中不足,乃调旁近郡”。可见,国家养马场的策略是行之有效的,此后在我国历史上长期不衰,逐渐发展,成为历朝马政的重要内容。

有了良马,还要有训练有素的骑士。汉朝军队非常善于根据具体情况选择兵员,三河、颖川、沛郡、淮阳、汝南、巴蜀等多山地诸郡可选材官之士;江淮以南多水泽之地可选楼船之士;而”天水、陇西……及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此地之民自是选拔精锐骑兵的上上之选。即使是通过精挑细选得来的兵员,仍然要接受严格的训练。晃错曾上书言:”士不选练,卒不服习,起居不精,动静不集,趋利弗及,避难不毕,前击后解,与金鼓之指相失,此不习勒卒之过也,百不当十”。由马上而得天下的汉朝统治阶级,对乌合之众不可能打赢战争这一点有着清醒的认识,因此规定”非教士不得从征”,”教士”者,张晏注日:”士不素习不得应召”,所以说,汉朝应征兵员都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中华帝国重骑兵:西汉骑兵 

西汉骑兵的起源——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汉帝国骑兵

 

骑兵在汉帝国叫期称为”骑士”,是当时军队的主力兵种之一。它的发展又可以汉武帝反击匈奴为界。划分为两个阶段,汉武帝之前,骑兵与车、步兵的地位相近。但从汉武帝时代起,骑兵得到极迅速的发展,使中国古代骑兵完成了向战略军种的转变,成为军中的第一主力兵种。如据汉史资料,武帝元狩四年(前110年)春的进击漠北之战,仅卫青、霍去病两支部队出塞时、塞上登记的出塞战马即达14万匹,可见汉军骑兵已十分强大。  

汉武帝重点发展骑兵的直接动因是为了反击匈奴的侵扰。匈奴之所以在秦汉时期能对中原王朝构成巨大的军事威胁,一时长横行边地、展战屡胜。就是它拥有一支机动性强的骑兵部队。中原王朝的步、车兵在飘忽无定的匈奴精骑而前常常处于下风,”险道倾仄,且驰且射,中国之骑弗与也。”(《汉书·晁错传》)为了改变这种劣势处境。中原王朝自然需要适时地作战略调整,把发展骑兵作为兵种建设的首要任务。汉武帝完成了这个历史性的任务,从而使汉军能够以机动对付敌之机动,可以远程奔袭,能够实施迂回、包抄、分割、围歼,赢得战场上的主动地位,使得汉朝与匈奴之间的战略态势发生了有利于汉的根本性变化。由此可见,骑兵的发展以及其在作战中的突出地位,是汉帝国军兵种建设上最大的特色,它标志着中国古代军事史上骑兵时代的到来。从装备上讲:汉帝国骑兵军团的主要装备为弓箭以及长矛、戟等长兵,以及剑等短兵;后来的汉代骑兵,更增加了环柄长铁刀的兵器配备,可以在马上进行劈砍,增强了骑兵的格杀能力。下面主要介绍汉帝国骑兵军团最主要的武器–马戟。    

戟是矛和戈的合体,兼具钩杀和刺杀的功能,在战国时期即开始逐渐取代了长矛,成为车战和步战的主要武器之一。汉帝国骑兵兴起之后,随着战争的发展,戟的样式也进行了变革,首先是整个形式简化,便于大规模制造。原来戈的部分(学名”戟援”)缩小,胡(大约是援向戟身过渡部分)上出现了刺距,刺距也就是横着伸出去的那个小刺,于是就是图中这名西汉骑兵手持的”卜”字形的钢铁戟。这种”卜”字形戟除了有啄刺功能外,还有正面锁架和反手钩带的功能,十分利于骑战,遂成为汉帝国骑兵军团的主要兵器。此后,侧面伸出的距刺由原来的垂直横着伸出,有变成垂直横着伸出之后,又向上弯曲,以增大叉刺时的割、杀面积,更符合骑战的要求。材料上,由以前铜制改成钢铁制造,采用了锻铁技术。   

标准的汉帝国”卜”字形戟,各部分叫做:头部的”刺”,原来的戈的部分”援”已经简化消失,横着伸出去的叫”刺距”,戟杆叫做”?(左木右必)”,援和必的过渡部分”胡”,把钢铁部分和木杆绑在一起穿绳子的孔叫”穿”。根据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的墓中出土的,典型西汉帝国军队的骑兵长铁戟,学名”马戟”,戟长约37厘米,装上必之后长2米多。骑兵用戟一般长2米多,步兵的可以达到3米。    

甲:和以前的皮甲、甚至石甲不同,冶铁技术迅猛发展,国力强盛的西汉骑兵普遍使用铁铠甲。由于骑兵的特点,只有甲身,没有甲裙和甲袖。甲身由胸甲、背甲、胁片组成。早期还是秦军的那种大片铁质片甲,东汉时期,甲片更小的铁质鱼鳞甲已经大规模装备部队。    

马:战国时期,中原就开始大力发展马群。一方面从北方游牧民族那里引进大批良马;另一方面在燕赵地区和西方的秦也开辟了牧马场,大规模牧养马匹。养马技术在当时有了长足的进步,出现了一批高超的养马专家,写出了一批养马学的专著。如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战国晚期帛书《养马经》是目前世界上最早的马外形学专著。对战马的训练和保养,在当时受到普遍的重视。这在《吴子 – 治兵》中提到:”辑其耳目,无令惊骇 ,习其驰逐,闲其进止”,又要”安其处所,适其水草,节其饥饱”。秦律《厩苑律》中也对战马的管理有着具体的规定。到汉代,马政已经建设得比较成规模了。   

马具:早在秦代,骑兵就装备了齐全的马鞍,勒马之具也已经完备。马鞍也在发生改进。图中的西汉帝国骑兵还是使用的早期的软鞍,但是到东汉时期,已经使用了高鞍桥的硬马鞍,更加有利于骑兵的马上格斗。然而,根据考古发现,汉代骑兵依然没有马蹬的装备,作战时骑士两脚悬空很不利于格斗和发力,影响了汉代骑兵威力的发挥。 

西汉骑兵的起源——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马具

  

这样一支装备精良,且以强大人力物力后盾的西汉帝国骑兵军团,与匈奴的战争,可谓波澜壮阔,很多文章已经反复讲述了这段战史,俺这里就不说了。   

总之,汉代与匈奴的战争,改变了传统的中原作战方式。原来只是作为军队”耳目”的骑兵部队现在已经成为作战的主力;而步兵的作战对象已不是对方的步兵,所以必须具备抗击敌方骑兵密集攻击的能力,因此弓弩兵的配置受到了重视。如大名鼎鼎的李陵5000步兵以弓弩抗击10余倍匈奴骑兵的故事。  

战车的作用,则更多是用来进行防御,而不是攻击。如漠北作战时,汉军与匈奴遭遇后,便将武刚车环绕为营,以防敌骑突袭。由于匈奴骑兵出没无常,塞外行军也多采用疏散的队形,而且把侦察部队派出去很远,以便于及时报警。正是这样长期的作战环境,迫使汉朝军队摆脱了楚汉战争时期以步兵为主力的作战方式,进入了骑战时代。

西汉骑兵是否有马镫?

西汉骑兵的起源——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马镫

个人倾向于认为汉无马镫。

假如骑兵有马镫的话,会采用什么样的作战方式?从蒙古骑兵和满清八旗的装备来看,我们知道 ,一般的配备是弓箭+马刀/长矛,也就是说,远战用弓箭,近战用刀或矛。假如没有马镫呢?还会用刀和矛吗?一般不会,因为在没有马镫的情况下,骑兵经不起剧烈的冲撞,比较容易从马上掉下来。这意味着骑射是唯一合理的选择。从考古来看,秦国的骑兵基本上都是弓骑兵或弩骑兵,也证明了这一点。 很有意思的是,西汉骑兵的主要装备是马刀,这是不是能够证明西汉骑兵已经有了镫,从而经 得起剧烈冲撞呢?我倒不这样认为,恰恰是因为骑兵经不起冲撞,因此看似不合理的选择反而成 了西汉骑兵合理的选择。 假如西汉骑兵”合理的”选择了弓弩,那么与匈奴骑兵作战的情景和结果将会是什么样呢?双方对射,可是,农耕民族的骑兵的骑射本领比得上从小生活在马背上的草原民族吗?李广那样的神 射手毕竟是特例。再加上弩的射程不如弓,因此,大军团相互远距离骑射结果就是,西汉骑兵大部分玩完,而匈奴骑兵的损失则很少。 假如T-34与虎豹远距离对射,结果将会如何,大家显然很清楚。在库尔斯克会战中,T-34采取了什么战术,大家也很清楚,就是一路奔,冲进德军坦克阵营,然后近距离对射。

西汉骑兵采用了同样的战术,那就是冲到匈奴骑兵面前,贴身搏杀。在近距离贴身搏杀的时候, 弓弩显然不如马刀。而且,西汉骑兵不怕和匈奴骑兵一起摔下马来。当然,这种战术的一个问题是,一旦匈奴骑兵边打边撤,不给西汉骑兵贴身的机会,由于西汉骑兵射术不如对方,弩的射程又不如弓,损失会很惨。因此,每次西汉骑兵出塞的时候,其目标都是找到匈奴人的营地,迫其决战。

假设西汉骑兵找到了匈奴人的一个营地,双方拉开架势之后,标准的作战过程通常是:西汉骑兵嗷嗷叫着开始冲锋,到了匈奴骑兵的弓箭射程之后,匈奴骑兵开始射箭,西汉骑兵陆续出现伤亡,到了弩的射程之后,西汉骑兵开始反击,射得中最好,射不中的话干扰对方射箭也好,一只弩一般装有数只箭,等到弩箭射完,差不多也就冲到面前,可以用马刀砍了。当然,匈奴骑兵也会用他们的刀还击,但这是迫不得已的手段。霍去病最辉煌的一战,就是在撞到匈奴大本营之后发生的,这一战,老天爷也帮了很大的忙。据史书载,双方正在接近时,突然狂风大起,飞沙走石,而且风向是从西汉骑兵向匈奴骑兵方向吹 ,这使得西汉骑兵顺利地和匈奴骑兵搅成一团,充分的发挥了近距离搏杀的优势。在马镫出现之后,人和马达到了完美的结合,草原民族相对于农耕民族的马上优势,不是缩小,而是愈加扩大了。农耕民族在大规模的骑兵作战中打败草原民族,几乎成为一种不可能,不仅中国如此,欧洲也是如此。汉族后来打的为数不多的几次骑兵胜仗,基本上都是小规模的,如岳飞的背嵬军以及袁崇焕的关宁铁骑。也就是说,当马镫出现之后,农耕民族的骑兵基本上就没办法和草原骑兵大规模作战了,无论是比射箭,还是比马刀,都比不过。这个问题基本上不存在吵架的余地,除非你能证明草原民族的水军能够击败南方水军。

西汉骑兵的起源——一场惨败引发的军事变革

封狼居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