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靠军舰无法赢得中国。美国媒体给美军一招:”导弹驳船”可以成为秘密武器

美国sandboxx网站2021年12月20日刊文称,近年来,美国将其军事战略重心从反恐行动转移到与中国等实力接近对手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上。但是,连续近二十年的全球反恐战争,使美国国防机构处于错误的位置上。在一些重要领域,美国现在发现自己处于努力追赶的位置。

【导弹驳船可能是美国在太平洋的秘密武器】

文章称,当中国把快速发展的海军与其装备精良的海岸警卫队和海上民兵结合起来时,会发现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将拥有一支庞大舰队。而相对而言,美国海军目前仅拥有约293艘军舰。尽管前总统特朗普已推动增长,计划将海军舰队规模扩大到355艘,但实现这一目标的真正计划尚未实现。

当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还不够用的时候,仅仅拥有一支庞大的舰队还不足以赢得21世纪的冲突。而拥有适合特定任务的船只也同样重要。

文章称,多年来,不断进步的技术使美国摆脱了二战期间维持的庞大舰队和飞机,现在拥有数量较少、能够担当多种角色的海上资产。像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这样的舰艇,如同F-35战斗机这样的多用途飞机,这些装备可以胜任多种任务。

但美国对“多角色”平台的喜爱也有其不利之处:它们极大地增加了研制和采购的成本,而成本的增加使得购买的数量减少。它还迫使军事资产无法充分利用其广泛的能力。

【文章称中国海军现役舰艇数量是美国的两倍】

由于可供使用的平台太少,这些多用途船只和飞机只能同时做多种工作。尽管能够胜任多个角色,但这些平台通常在一次任务中只能胜任一个角色,这使得它们在实战中的效率较低。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是一种能力强大的舰艇,装备有各种火炮、导弹和鱼雷,但由于其在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中的作用,常常被简化为开展导弹防御行动。

文章指出,如果美国发现自己正在与中国发生冲突,美国的首要任务之一将是找到快速扩大军事存在和战略能力的方法。中国拥有大量弹道导弹(包括高超音速反舰导弹),这意味着导弹防御将被视为美国宙斯盾舰的重要优先事项。这将限制美国驱逐舰发挥更大的进攻能力,因为它们被限制在其责任区周围巡游,等待拦截任何来袭导弹。

这将是对驱逐舰的巨大浪费,反过来也会限制其他战斗群的战力,这些战斗群无法依靠这些战舰的攻击力。实际上,美国需要在太平洋地区建立更多的垂直导弹发射系统单元(通常称为VLS)来加强进攻和防御能力,而且必须尽快以尽可能低的成本获得这些垂发系统。

这就是导弹驳船的想法发挥作用的地方。在2019年《美国海军学会议事录》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五位专家提出了快速采购和装备商用货船用于作战行动的建议。文章指出:“美国海军应采购商船并为其配备武器,为商船配备模块化武器和系统,以利用不断完善的技术和航运市场条件,同时提供比传统采购更快、更低的成本来提供能力。”

【美军导弹驱逐舰上的VLS系统单元】

文章称,导弹驳船提议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在最简单的层面上,这一想法可以归结为“只需将众多导弹放在周围的船上”,但这一现代导弹驳船概念与过去不同之处在于,美国今天拥有的技术。美国一直拥有“集装箱化”的导弹发射平台,可以轻松集成在大型货船的甲板上。此外,可以利用F-35战斗机搭载的传感器,美国已经展示了通过附近飞机转发的目标数据,使用水面武器打击目标的能力。

简单地说,美国已经有了模块化的武器系统,当在货船甲板上操作时,这些系统可以有效工作,这类武器可以用来攻击被飞机识别的目标。

文章指出,建造导弹驳船船队的第一步是采购商用货船的船体。购买一艘新的商业货船的运营成本在2500万至5000万美元之间,但已经在使用的货船可以在NautiSNP等网站上以更低的价格购买,目前市场上有些船舶的价格仅略高于100万美元。

文章称,一旦美国海军采购这些船只,就可以将它们改装成导弹驳船。这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实现。美国海军可以利用船上堆放的箱式导弹和无人机资产,这将使其更难与传统货船区分开来,同时大大减少改装每艘船舶所需的实际工作量。虽然这些船只必须标记为美国海军船只并悬挂美国海军的标志,但与商船相似的外形将迫使中国海军在交战疲于识别每艘船只。

通过依靠外部资产(如附近的宙斯盾驱逐舰)进行指挥和控制的“浮动弹匣”,将有效地作为驱逐舰现有武器装载的补充。

【在范德尔演习(VANDALEX)中发射导弹画面】

同时,这些船只可以改装成携带传统的VLS发射管。一艘集装箱船可以在短短三到六个月内加装一系列导弹垂直发射管,可装载“战斧”巡航导弹。虽然成本会更高,但好处是使用与其他海军舰艇相同的基本系统,减少与建立不同武器系统所需训练和后勤问题。

虽然部署每艘导弹驳船的成本将超过数百万美元,但与价值130亿美元的福特级航母相比,这一价格更具吸引力。随着无人水面艇变得越来越普遍,其价格也会越来越便宜,利用现有的商业船体来抵消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巨大数量优势可能会变得更加划算。

作者:宁浦

版权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